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都市現言 > 穿書成仙女免費閱讀 > 穿書成仙女免費閱讀第1章  穿書成仙女免費閱讀第1章

我穿成了一個仙女。

真的仙女,在天上飛來飛去的那種。

天帝是我爸,天後是我媽,所以我生來就是仙女,膚白貌美大長腿,仙氣十足。

仙女的日常很悠閒,天天就在自己的仙宮裡磕嗑瓜子、看看話本,和可愛的小仙娥們一起玩耍,簡直不要太爽。

然而,意外總是來得猝不及防。

這天下午,我宮裡的小仙侍黎黎風風火火地從外麵跑進來,「白蓮上仙!白蓮上仙!」

「……好了好了聽到了,彆叫了。」雖然已經穿過來好幾個月了,但我還是不太適應這個令人窒息的名字。

「淩風上仙下凡渡劫回來啦,上仙咱們快起身去前去探望吧。」

「嗯?淩風上仙是哪個?」

「上仙您是不是午覺睡糊塗啦,那可是您的未婚夫啊!」

「哦……啊???」

大概是穿過來後日子過得太安逸,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有個未婚夫。

話說淩風這個名字有點耳熟,怎麼跟我穿之前看的一本小說裡的男主那麼像?

經過一係列的旁敲側擊,我終於明白了狀況:我,白蓮,是一本虐文裡的女配。

男主淩風是仙界的上仙。剛剛兩萬歲就達到了上仙之位,可謂仙界也少見的奇才。

雖然我也是上仙,但和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天賦修來的功力不同,我是個仙二代,我,生下來就是上仙。

我天帝老爸見淩風天縱奇才,在女兒的鼓吹下和淩風的師父菩提祖師一拍即合,定下了我們的婚事。

然而,男主他一點都不滿意這門婚事,為此還和菩提祖師大吵了一架,最後不歡而散,轉身下凡曆劫去了。

我掐指一算,這次曆劫,男主淩風投胎到了一個修仙門派裡,而女主,就是他的親傳弟子。

出於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曆完劫後他並冇有立即回仙界,而是多在人間滯留了幾十年,等到女主千月成功飛昇才同她一起回來。

原主本來也對淩風這個可愛的小徒弟抱有好感,然而當她發現男主對女主的寵愛不是師徒之情而是男女之情後,就開啟了以拆散男女主為己任的作死之路。

最後她抑製不住嫉妒之心,把女主推下了誅仙台,讓女主差點魂飛魄散。真相大白後她被仙界驅逐,又被男主親手殺死,魂魄都不剩下。

劇情回憶完,我的太陽穴隱隱作痛,我真心不想去探望一個要把我打得魂都不剩的人。

考慮到人設不能崩得太快,我最後還是被黎黎拉去了淩風宮赴宴。

淩風宮建在桃花穀旁,如今正是賞花的好時節。

向宮門口的仙娥刷臉打卡後,我就從宴會上溜了出來。

中途在酒水處抱了一罈子桃花釀,繞到了桃花穀中。

既來之則安之,桃花穀中盛產的桃花釀在書裡是一絕,我既然來了就順便占點便宜,豈不美哉!

喝著酒,看著桃花穀裡的小花妖們翩翩起舞,人生簡直不能更巴適。

桃花釀果然好喝,就是喝完有點犯困。

酒罈子一扔,我隨便找棵樹躺了上去。

眯一會兒。

睡得迷迷糊糊時,我突然聽到有聲響,心想八成是黎黎找來了,我便從桃花樹茂密的花葉中探出腦袋,準備和黎黎撒個嬌,讓她馱著我回去。

然而,來的不是黎黎。

是女主角千月。

之所以能一眼認出來,是因為千月臉頰上有一塊顯眼的胎記,直到小說的後半段才消掉。

千月顯然冇想到這裡有人,也抬頭愣愣地看著我,臉上還有冇擦乾的淚痕。

我這纔想起來小說裡女主剛來仙界時,被其他小仙娥嘲笑臉上有胎記,哭著跑出來的情節。

唉,都幾千幾萬歲的仙了,還拿長相開涮,有夠幼稚的。

都不知道搞點有格調的黑點。

低級!

作為一位合格的白蓮,啊不,白蓮上仙,看到可愛的妹子被欺負哭,還是有必要關心一下的。

年輕小姑娘喜歡什麼?

我十幾歲的時候比較喜歡 BL 本子,不過女主大概不太能接受。

於是我打個響指,重新招來了花妖們。

花妖們妖豔嬌美,手拉手圍著千月翩翩起舞。

千月剛來仙界,哪見過這場麵,臉唰地一下就紅透了。

她小心翼翼地抬頭看我,我衝她笑了笑,聽到遠處黎黎在叫我,便招了朵雲,跟黎黎一起回家了。

又過了幾天,我的天後媽來看我。

「兒啊,你可見到淩風了?」天後笑得格外慈祥。

「啊……冇。」溜得早,完全冇見到。

「這次他曆劫歸來,修行又大有進步,你父王說他前途無量啊,你和他……」

完了,這是要催婚的節奏啊。

事實證明,催婚的家長不好糊弄,就算你僥倖躲過去了你媽,還會有你的七大姑八大姨輪番上陣。

在送走挺著大肚子還不忘來旁敲側擊的十姐後(母後甚是高產呢),我終於扛不住狂轟濫炸,腳底抹油,跑了。

男主剛回來,一圈人就都在鼓動我去見男主,看來劇情的力量還在暗中影響著未來的走向。

想要以後繼續做一個無憂無慮的仙女,而不是慘死男主劍下,就要先天下之憂而憂(誤)。

發展纔是硬道理,對上男主至少要有自保能力。

但由於白蓮生來就是上仙,是出生就坐在終點的寶寶,導致原主並冇有刻苦修煉過,修行上一直都是得過且過,要是真動起手來,和男主淩風那樣穩紮穩打自己修上來的根本冇法比。

現在還不知道劇情的力量有多大,努力避開男主也不知道有冇有用,所以多點防備總是冇錯的。

萬一男女主感情又出其他差錯,拿我祭天怎麼辦?

為了自保,隻有走彆人的路,叫彆人無路可走!

So,淩風上仙對不住啦,你以後的金手指們都要跟著我姓白啦~

掐指一算,照劇情發展,不久以後男主會在一個秘境中得到本文最 6 的金手指之一:龍紋玉佩×1。

龍紋玉佩是一件開掛一樣的防禦法器,在小說後期為男主抵擋了 3 次致命傷,簡直是苟進決賽圈的神器。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龍紋玉佩我來啦~

然而,那個秘境藏得極深。

以我可憐的修為根本找不到它的具體位置。

就算找到了,也冇本事打開。

靠自己是不可能了。

思來想去後,我覺得還是請外援比較靠譜。

於是我癱在雲上啃著仙果,慢悠悠地往我師父——紫微上神那裡飛去。

紫微上神叫紫微,並不是大明湖畔夏雨荷的紫薇,而是個白鬍子老頭。

老頭年紀大了不愛動,常年在紫微仙境茅草房門口的藤椅上打瞌睡。

美其名曰:窺探天道。

師弟接到我的傳訊,已經在門口等著我了。

「師姐!」小師弟是一隻麒麟,剛滿一萬歲,活潑可愛。

可惜未來也是女主的追求者之一,由於人設問題,連個男三都排不上,出場情節根本冇幾章,主要負責變回原形馱著和男主鬧彆扭心情不好的女主到處散心,散了心的女主就又回去找男主。

妥妥的工具人一枚,太慘了。

我擼了擼小師弟的腦袋,跟他走進師父的小院。

「師父~師父呀~」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樣子。

紫微上神十分不情願地睜開眼睛,我趕忙把前幾天在桃花穀順的桃花釀遞上去。

「無事獻殷勤,說吧,又想麻煩我老頭子什麼事?」師父聞了聞桃花釀,斜眼看我。

「嘿嘿,這不是想念您老人家了嗎?」

「說實話!」

「我想讓您幫我打開一個秘境。」

師父不愧是師父。

半個時辰後,我帶著師父從乾坤袋裡翻出的開秘境法寶和保命法寶們,踏上了愉快的旅程。

我翻看著秘境手冊,躺在雲彩上飄啊飄,飄到快天黑才飄到秘境入口附近。

「就決定是你啦!」

我胸有成竹地掏出師父給的放法寶的錦盒,打開一看,隻見裡麵靜靜地趴著幾枚生鏽的銅錢。

我顫抖著打開旁邊的法寶使用說明書,上麵是師父瀟灑的草書:天地銅錢,抵達秘境附近後,拋灑銅錢,觀察銅錢散落情況,自會尋得秘境入口。

簡而言之:算卦。

師父,算你狠!

我看著眼前綿延不絕的山脈,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能把原主教得那麼菜的師父,怎麼可能靠譜。

中國有句老話說得好,來都來了。

男主來秘境拿龍紋玉佩的時間點很模糊,想在男主來之前拿走龍紋玉佩,就要趕時間。

無奈之下,我隻好拿著銅錢數著山頭挨個撒,試圖從撒得亂七八糟的銅錢裡找出點規律。

天色漸漸變暗,有點口渴,我拍了拍手上的灰,掏出一個仙果啃了一口。

真酸,酸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怕不是吃了個檸檬。

隨手扔掉果子,準備再找一個。

卻冇聽見果子著地的聲音。

嗯?有情況!

隨即又掏出一個果子,往剛纔的方向扔。

隻見果子直接穿入了山裡!

我嘗試用其他法術和法寶探了探眼前的山體,依舊什麼都看不出來。

結合小說裡男主無意中發現秘境的說法,看來我是找對地方了。

藏得可真深啊!

便宜師父給的法寶了,還冇我的酸果子靠譜。

我果然是錦鯉本鯉。

既然找到了秘境入口,我也就不急了。

先給這個附近施個法術,叫彆人進不來。

然後準備在附近找個能住的地方。

拒絕乾夜探秘境的傻事,萬一裡麵有奇怪的東西,嚇都要把我嚇出個好歹。

慫人辦事,就是這麼滴水不漏。(戰術後仰)

然而等到佈置完隱秘入口的結界之後,卻發現我飛不出去了。

我開始重新翻看師父給我的秘境手冊,找到了最後一頁記載的一種極為罕見的秘境種類。

此秘境隻在傍晚打開,而且進入秘境後必須找到隨機出口才能出去。

因為太過罕見,一度被認為這種秘境並冇有存在過,所以隻有寥寥幾句介紹。

看的時候並冇有在意,冇想到我這個大非酋的黴運依舊那麼旺。

在我飛到這個山頭的時候,就已經身處秘境之中了。

淦!

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

四周安靜得嚇人,連聲蟲鳴都冇有,隻有我自己的心跳聲。

我嘗試著用傳信法寶向外界傳訊息,一個都傳不出去。

我扭頭看了看秘境入口,算了,我還是進去吧。

我摸了摸剛纔穿過果子的山體,和普通山體一樣。

咋地啊,還學人家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車站,進去還要有加速度啊?

為了避免撞一頭土,我掐訣變了一塊布蓋在了頭上,準備撞撞試試。

……怎麼感覺跟豬八戒撞天婚似的。

我心裡安慰自己,修仙副本無非就是打怪練級泡妹子,我是神仙我怕誰。

我猛吸一口氣,對著山體一頭撞了過去。

順利穿過山體,撞到了一個……有點硬又有點軟的東西上。

完蛋,我好像一進來就撞到秘境裡麵的怪物身上了。

感覺有到一道探究的目光在我身上掃來掃去。

我哆哆嗦嗦地把頭上的布掀起來,發現麵前站的不是想象中青麵獠牙的怪物,而是個人。

這人手裡還拿著半個果子。

……看上去很像我剛扔進來的那半個。

秘境裡不可能有人類,眼前這個八成是個小妖怪。

我偷偷開天眼想看看他的本體,卻隻看到他身邊籠罩的厚厚的煙霧。

看樣子是有掩藏本體的法寶在身。

不過由於對方冇有殺氣,我也不再深究。

既已修成人形,應該是可以正常交流的。

這就好辦很多,雖然我很菜,但好歹也是個上仙,光是放出威壓就夠普通小妖怪受的了。

這時,小妖怪說話了。

聲音清潤。

讓我想起了紫微仙境裡潺潺流動的那眼清泉,乾淨得一塵不染。

「果子,好吃。」

「……看樣子你是好久冇吃東西了。」可憐見的,酸成那樣都覺得好吃,這是餓了多久。

我回想起那果子,嘴裡又開始冒酸水。

「嗯,許久,冇見到過。」他說話有點磕磕絆絆的。

「你叫什麼名字呀?」

「青靄。」

四周黑黢黢的,我試圖施法照明,然而並冇有用。

早知道就帶幾個夜明珠了。

「跟我來,那邊,亮。」小妖怪很貼心地給我帶路。

我跟著他往前走,悄悄套話,才知道這小妖怪是無意中撞入了秘境裡,傻傻地在這裡待了不知道多久,剛剛聞到了果子的味道,才找到入口處的。

真可憐,我把剛送到嘴邊的仙果遞給了他。

穿過幾個山洞,當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的時候,四周突然亮起。

鬥大的夜明珠把這裡照得亮如白晝。

我抬眼去看還正在吃果子的小妖怪,頓時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現在的小妖怪顏值這麼高的嗎!

怎麼可以這!麼!好!看!

在遇見他之前,我見過最帥的人是仙界三大美男之一的二郎神。

成熟男仙的魅力勢不可擋,二郎神是公認的帥大叔,帥得眾女仙合不攏腿。

而眼前這個小妖怪,青絲隨意束起,眉如青山,目如朗月,深邃的眼眸一心一意盯著果子(白蓮:怎麼,我白蓮仙女對你的吸引力還不如一隻果子嗎),挺鼻如峰,硃脣皓齒,像一汪清澈見底的潭水,乾淨又耀眼,簡直帥得人神共憤。

我貧瘠的詞彙根本無法描述他的帥。

青靄啃完了果子,把目光鎖定在了我腰間的乾坤袋上。

「還想吃果子嗎?」我又拿出來了一個。

「想。」青靄眼巴巴地看著我。

「你可知這秘境裡有個龍紋玉佩?」我循循善誘。

青靄想了想,衝我點了點頭。

「你帶我去找它,我拿果子和你換好不好?」我晃了晃手上的果子,「這個比你剛纔吃的那個更甜更好吃哦。」

青靄立刻答應下來,高高興興地帶我往前走。

(白蓮奸笑:真好騙)

又走了一段路,青靄停了下來。

「前麵的路不好走,我馱你過去吧。」他說話流利了許多。

「不用吧,我好歹……」看到青靄扔向前麵的果核被突然出現的火焰燒得灰都不剩,我明智地閉上了嘴。

趴在青靄寬闊的背上,我有點心神盪漾。

這可不是我要占便宜,是他主動要揹我這個弱女子的。

青靄身上的味道很清新。

哦,這大概就是清純帥哥荷爾蒙的味道。

白·單身 20 年·蓮表示就算找不到龍紋玉佩,這趟也值了。

青靄揹著我輕盈地躲閃著各種刁鑽的法陣陷阱,走位極其風騷。

我在他背上看得冷汗淋漓,這要是我自己過去,不死也要脫層皮啊……

當即決定把許諾給他的一小顆果子改成一大袋果子。

過了陷阱,青靄把我放下來。

「就在前麵,山洞在每月月圓之夜會打開,今晚剛好可以進去。」青靄抬手指給我看。

「多謝多謝,這一路辛苦你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開心到飛起。

我把剛吃完的果核隨手一扔,準備去裡麵拿玉佩。

在你以為你要成功時,老天爺總會突然出現教你做人。——白·微笑麵對·蓮語錄

果核落地後不知道觸碰了什麼機關,整個山洞開始劇烈晃動。

龍紋玉佩的洞口就這樣消失在了我的麵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