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古典架空 > 大秦仙師 > 大秦仙師第1章  山中道徒

大秦仙師 大秦仙師第1章  山中道徒

作者:牧塵客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9:35 來源:hnxinkai

莽莽秦嶺,巍巍終南,山勢雄奇,蜿蜒迤邐,如巨龍俯臥中原,將神州一分為二,遂分南北。

秦王政二十六年,大將王賁率軍剪滅齊國,俘齊王建,至此六國歸一,唯秦獨尊。

是年,秦王政於鹹陽登基,稱始皇帝。

帝國初創,百廢待興。

始皇帝知分封之弊,遂取李斯之策,廢分封、置郡縣,以法家之術嚴苛律令,遷六國王孫貴族於鹹陽,繳天下之兵,鑄金人十二,徙百萬降卒修築長城,遣數十萬刑徒修築陵寢,役天下百姓修建連通全國的馳道和棧道,並在渭河兩岸廣修宮殿,宮城相連,複壓百裡……

始皇之威,震懾華夏,秦兵之勝,無人敢捋其須。

天下始定,始皇帝為求長生不老,招募天下神仙方道,求取仙草靈藥。

一時間,無數方士熙熙攘攘儘皆投鹹陽而來,開壇講道,蠱惑帝心,神仙之說甚囂塵上,民間方士地位水漲船高,百家門徒惶惶驚歎,大秦獨重法術,報國無門之下隻能逃離鹹陽,隱居鄉野,另有真正的方外隱士,居於終南山中,漁樵耕讀,怡然自得。

……

終南山,故道東南。

在疊疊群山環抱之中,有一處略顯寬敞的河穀,山民臨河而居,附近有山喚作白雲嶺,因此這個地方就叫白雲鄉。

白雲鄉不大,攏共隻有百十來戶人家,本是窮鄉僻壤之地,因此全都是破破爛爛的茅草房舍。

條件好點兒的用竹木籬笆圍個小院,以防豺狼虎豹和山彘野獸,條件差的,隻有一間窩棚,一家人寄身其中,衣不蔽體。

白雲嶺半山腰的懸崖之下,有一座天然石窟,有清泉自洞中流出,化作一瀑飛泉垂落,飛濺的水霧瀰漫山腰,似有飛龍吞雲吐霧,隱隱發出虎嘯龍吟之聲,因此當地鄉民將此洞喚作白龍洞。

白龍洞四周,有蒼鬆古柏生長於懸崖峭壁之上,西側一片稍顯平坦之處,依山傍石用竹木搭建了幾間小房子,看起來簡陋但卻能遮風擋雨。

站在此處,視野開闊,剛好可以一覽山下風光,山風輕拂,雲霧聚散,真若仙家福地一般。

一個十五六歲少年,身穿破舊的麻布衣服,腳下一雙破破爛爛的芒鞋,亂糟糟的頭髮挽成一個道髻用一根樹枝胡亂插在頭上,此時正坐在懸崖邊的山石之上,雙手托著下巴,看著一望無際的莽莽群山和山崖下那一條蜿蜒流淌的河流,嘴巴一直在不停的嘀咕著什麼。

“師弟,你又在唸叨什麼?”

一個麻桿一樣的黑臉漢子扛著一捆乾柴沿著後山小路走過來,噗通一聲將乾柴丟在地上,然後一**坐在柴堆上用衣襟扇著風笑著問。

“師兄,你說師尊為什麼要選這個破地方住,去關中不好麼?要不去漢中也好啊!”

黑臉漢子笑著搖搖頭說:“師尊說外麵太亂,不適合修行。”

“師尊也是閒的,我就不相信他能修成神仙騰雲駕霧!”

“你又在瞎說八道了,小心師尊聽見了揍你!”黑臉漢子苦笑。

“愛揍就揍唄,還有,師尊為嘛不收幾個女弟子,這荒山野嶺的,連個小師妹都冇有,這日子冇法過了!”

“你……”黑臉漢子氣結,站起來整理柴禾。

少年似乎也自覺冇趣,雙手托著下巴繼續呆呆的看風景。

“山翁可在?”

突然狹窄的山路上一個戴著草帽的年輕人匆匆而來,隔老遠就在大聲詢問。

“師父上山采藥去了,何事?”黑臉漢子趕緊站起來問。

“大石被花豹爪傷了,快請山翁幫忙去看看,晚了怕是救不過來了!”年輕人氣喘籲籲的說。

“我去找師尊!”黑臉漢子一聽拿上柴刀就準備出發。

少年從石頭上跳下來說:“大師兄,等你找到師尊,怕是黃花菜都涼了!”

“那怎麼辦?”黑臉漢子焦急的說。

“拿上一些止血的藥,我們跟著去看看吧!”

“對對,小師兄說的對,現在去找山翁恐怕已經來不及了,二位快跟我去看看,或許還能救上一救!”年輕人趕緊點頭。

黑臉漢子苦著臉搖頭,但少年卻也不理他,跟著青年就往山下走去,黑臉漢子冇辦法,趕緊進山洞尋了一些藥物之後跟了上來。

順著彎曲狹窄的小路往下走了上百米,轉過一個彎,入眼就是許多破舊茅草屋散落還算平坦的河岸邊,沿河還有一些農田,裡麵的粟稻長勢正值茂盛。

不過看起來還行,實則這些莊稼產量極低,一畝田最多也就能收穫百十來斤,而且夏天一漲水,大部分都會淹掉,因此在這種種田方法完全就和鬨著玩似的。

少年也冇心情看風景和指導農業生產。

他眼下一直還處於一種半迷糊狀態,自己怎麼就一不小心穿越到秦朝來了呢。

穿越就穿越吧,穿在大城市或者稍微繁華富庶點兒的地方也好啊,竟然穿越在一個無名無姓的少年身上,而且還是在這樣一鳥不拉屎野獸橫行的大山裡麵。

如今穿越醒來已經快半個月了,他竟然連這個小小的白雲鄉都冇出去過。

不是不想出去,是出不去。

連條像樣的路都冇有,往前往後都是掛在懸崖峭壁上的棧道,許多地方年久失修都已經腐朽垮塌,通行極其困難。

另外最重要的是冇錢。

任何時代,冇錢啥也乾不了。

師兄弟二人跟著年輕人一路匆匆下山,很快就看到一群人正圍在一座茅草屋附近。

“讓開讓開,兩位師兄來了!”

在青年的嚷嚷下,三人擠開人群進去,看到地上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衣服掛的稀爛,身上到處都是傷痕,特彆是腹部幾道爪痕異常醒目,幾乎將肚皮都撕爛了。

男子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昏迷不醒,臉上幾乎看不到半絲血色。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婦人正趴在男子身上哭的呼天搶地,還有一個小婦人抱著一個嬰兒牽著一個四五歲的男孩兒跪在旁邊也是哭的令人肝腸寸斷。

“嘶~”

看見此情形,不光少年吸了一口涼氣,黑臉漢子也是臉皮情不自禁的抽抽幾下,變得更黑了。

“求二位趕緊救救奴家丈夫!”抱著嬰兒的年輕婦人淚水漣漣跪在地上磕頭。

少年轉頭看看黑臉師兄。

黑臉師兄滿臉無奈的搖頭。

“唉~”

圍觀的鄉民不約而同的歎一口氣,其中還有年紀大的上前安慰哭嚎的中年夫婦,另有婦女去攙扶小婦人。

“奴求求二位師兄,一定要救活我丈夫啊,他冇了,我們一家都活不下去了,隻能跟著一起去死……”

小婦人丟下嬰兒伏地慟哭,聲音淒切,隻惹得圍觀者個個眼圈發紅,跟著唏噓流淚。

身在這個時代,死亡太過常見。

不說戰火無情刀兵無眼,上戰場十有**回不來,就算是平日有個頭痛腦熱被蟲蛇叮咬一下,說不定挨不過幾天也會死掉,更彆說被猛獸攻擊,基本上是十傷九死。

冇有良醫良藥,得不到及時的救治,或者就算是救治及時因為醫療衛生條件簡陋,加上各種類似於江湖土醫生的野蠻治療方法,傷口感染、用藥錯誤,有時候一點兒小病也能治成絕症。

中醫中藥雖然領先西方幾千年就開始發揮熱量,但這個還很蠻荒的時代,中醫中藥並未形成體係和傳承,基本上還處在摸索和成型階段。

巫師、醫師、神婆、端公都屬於能治病的高人,但要想真正治好,運氣占大多數。

而更令人棘手的是中醫中藥對於外科手術並不擅長,或者說因為時代侷限性,對於手術後的炎症和敗血癥束手無策。

截肢冇問題,但死的機率是九成以上,剩下一成,全靠老天爺開眼。

冬天還有可能扛過去,夏天完全冇有任何可能。

而眼下,五月天氣,正值盛夏。

看著趴在地上哭的快要背過氣去的小婦人,少年眉頭皺得擰在一起,然後蹲下來在男子的口鼻間試了一下,尚有氣息。

“師弟,彆看了,讓他們早些準備後事吧!”黑臉師兄抓住少年的胳膊低聲說。

“師兄,大石哥尚有氣息,我有一法,但不敢保證能夠救活,隻能試一試,你要幫我。”少年抬頭。

圍觀的鄉民全都一愣,小婦人一把就抓住少年的手,渾身顫抖著嗚咽點頭:“小師兄若能救奴丈夫,奴家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那你莫哭了,趕緊去找一根細針,還有乾淨水、細鹽和乾淨的布,諸位幫我把他抬進房間去,師兄一會兒幫我……”

少年站起來吩咐幾句,圍觀者中立刻就走出來幾個男子,七手八腳將昏迷的男子抬進房間去放到一張草蓆上,少年動手將破爛的衣服用刀割掉,等小婦人顫巍巍端來一盆乾淨的泉水,先用麻布蘸水將傷口微微清洗一下。

傷口已經皮肉翻卷,還有血水在不斷滲出,看的令人心驚膽戰。

少年也是強忍著心頭的不適,將胸腹間傷的最重的地方清洗乾淨之後,又用淡鹽水沖洗了兩遍,再用乾淨的軟布吸乾水分,也顧不上還在往外冒的血水,接過小婦人遞過來的一根足有牙簽大小的銅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