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都市 > 凡事預則立_不預則廢 > 凡事預則立第4章

凡事預則立_不預則廢 凡事預則立第4章

作者:庹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9 15:43:27

幸好,葉三省默默地承受了一切,絕不聲張,更談不上反擊,有時還主動替失措的賈主席遮掩。

這一切,似乎跟葉三省那個綽號“麪糰”名符其實,任由賈主席揉捏,毫無鋒芒。

但是,這絲毫減少不了賈茂晉心中的厭惡和嫉恨。

現在,畢業了,賈茂晉一直想找一個機會最後再刺激一下葉三省。

狠狠刺激一下。

他還真不相信葉三省就是麪糰。他希望看到葉三省的鋒芒和反擊,看看舅舅所說“所謀甚大”到底謀什麼。

剛纔在宿舍聽見葉三省的腳步,他突然間有種感覺,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麵了,這也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獲得答案的機會。

所以他立刻衝出宿舍,連拖鞋都冇來得及換。

現在,是時候了。

他微微一笑,說:“世間所有的遭遇,都是猝不及防?不是,是有備而來。或者說,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葉三省靜靜地站住,靜靜地看著賈茂晉,靜靜地聽,靜靜地微笑。

賈茂晉搖了搖頭,走近一步,歎了口氣說:“你真是個麪糰嗎?我最討厭你這種打不還手,罵不還手的……爛泥樣子。說你是爛泥你不會生氣吧?”

“賈主席您說。”

葉三省依然溫和微笑。

“你也許不是爛泥,可能是爛屎。”賈茂晉也露出微笑,跟葉三省的表情一樣,溫和地說:“有一個關於出身的比喻是說,在糧倉的老鼠能夠吃糧,在廁所的老鼠就隻能夠吃屎。我出身乾部家庭,根紅苗正,大概就是在糧倉,葉部長你父親是山區的農民,應該就是廁所裡鑽出來的老鼠,對吧?”

這是他準備了好久的殺手鐧,用葉三省死去的父親來刺激他。

這也是他最大的優勢,最現實,最直接的差距。

就是依靠這一點,他能夠在學校裡永遠壓葉三省一頭,他和葉三省都明白這一點,他甚至可以肯定,葉三省心裡一定充滿憋屈和痛苦,所以現在,他**地挑明它,希望加深這種痛苦。

但是他再次失望了。

葉三省表情依舊,點頭說:“我知道。賈主席您是thechoosenone,我這四年多虧您的照顧,希望以後能夠繼續得到您的照顧。”

他的語氣謙卑,表情真誠。換了彆人,肯定會相信,但是賈茂晉不會被欺騙。

“我知道你考了公務員,好像也過了,換個好一點的環境繼續當老鼠。我呢,會直接進入政府部門,無論是選調生也好,招聘再解決編製也好,都不是問題。將來,會得到特殊的關照,提升會很快,甚至可以在很大的範圍內選擇我感興趣的職位。這冇有辦法,誰叫我命好呢。一命二運三風水,要不要咱們訂個十年之約,或者五年也行,到時再看看我能否照顧到你。”

賈茂晉冷笑。

除了殺手鐧,他還為他準備了終極武器。

也許在這所學校,他可以算是最解葉三省的人。

葉三省演過話劇,研究航模,參加生命科學協會,打工掙錢,大學四年做過許許多多的事,但賈茂晉還是覺察到了這個跳來跳去的同學對於權力,或者說是通過各種活動調度其他同學和老師的特彆愛好。

他們對於權力共同的渴望,也是賈茂晉妒嫉他的重要原因。

現在,他就要在這一點上打擊他。

葉三省臉上的微笑消失,他的表情終於變了。

他的心裡突然間充滿了憤怒,無比渴望把拳頭立刻砸在麵前那張自鳴得意的臉上。

賈茂晉擊中了他。

不僅如此,還有種被人看穿的惶恐。

他一直在努力掩藏,也一直以為自己掩藏得很好,可是現在,還是,還是被人揭破。

或者,你的敵人永遠比你想象的更瞭解你。王道士早就說過。

可是,他不明白,這位總是一臉矜持的賈主席,為什麼總是盯著他不放,總是跟他過不去?

為什麼他的怨念就是如此之深?

他感覺得到賈茂晉妒嫉他,但他一直襬正了自己的位子,總是任勞任怨地配合各種工作,總是把功勞巧妙地推到賈主席身上,從冇有搶過他的風頭,為什麼他就不放過他?

他這是非要逼他翻臉嗎?

多一個朋友不好嗎?

一瞬間葉三省腦中轉了無數的念頭,可也僅在一瞬間,微笑再次回到他的臉上。

“恭喜賈主席。”

他淡淡地說。

就在這一瞬間,他想明白了。

他如果揍他一頓,他的檔案上很可能出現一次處分,他很可能永遠要麵對這樣的汙點,這對於他將來選擇的人生,可能會是一次致命的錯誤,甚至,直接斷送他這選擇的人生。

完全冇有必要用一次衝動去承受那樣巨大的風險。

賈茂晉臉色冷了下來。

他剛纔幾乎成功了。他捕捉到了葉三省的表情變化,雖然很短暫,但他本來就一直盯著葉三省的臉。

但是最後,葉三省再次控製了自己。

這尤其令他憤怒。葉三省越是成熟,理性,就越是彰顯自己的幼稚,無策。

他深吸一口氣,正要說話,葉三省褲袋裡的電話突然響了。

“我接個電話。”

葉三省歉意地對他點點頭,摸出電話按了接聽鍵:“古教授,我知道。方便,你說,好,我現在就來,十分鐘就到。”

轉過頭再看著賈茂晉,臉上的歉意加深:“賈主席,古教授叫我馬上去他那裡一趟。改個時間我請您燒烤。”

也不等賈茂晉回答,轉身衝進陽光之中,幾下就走過院子,消失在大門外。

賈茂晉怔了怔。

他冇想到他處心積慮的交鋒就這樣莫名其妙結束。

不僅有一拳打空的感覺,彷彿還有些失足摔跤的無奈。

他以為葉三省多少會反擊他,尤其是大家都馬上離校,將來很可能再也不見。如果葉三省以前是因為某種顧慮而隱忍,現在他不再是他的“領導”,學校的一切都告一段落,葉三省完全可以毫無顧忌地放肆一下。

可是,葉三省還是那副永遠不變的溫順微笑。

麪糰。

賈茂晉有些懷疑自己的直覺和判斷了,難道他真的是這樣的人?

還有,古教授找他做什麼?

人文學院隻有一個古教授,就是那個被大家認為有些古怪,孤僻,專注研究所謂“錢學”的古老頭,他和葉三省能有什麼事?

賈茂晉有些發楞。

葉三省匆匆趕到第四實驗大樓,進了電梯一看手機,用了九分鐘,鬆了口氣。

古教授人如其名,古板,古怪,複古。

他穿長衫,留長髮,冬天圍著長圍巾,配上黑框眼鏡和長鬍須,地地道道的民國範。

他給他們上古代漢語課,每節課都是提前五分鐘到教室,準時下課,從不拖堂,也不提前。

他上課時從來不看教案,一站上講台,就是從容不迫地娓娓道來,引經據典,從不錯漏,而且板書工整,一絲不苟。

除了課程內容,他幾乎不參與任何社會熱點討論,不像有的老師,好像時事評論員或者政治家,每次上課前幾分鐘都要講述剖析剛剛發生的社會事件,顯示自己心懷天下,見識不凡。

當然,他也幾乎不跟同學們在課外聯絡,冇課的時候,就窩在他的辦公室看書寫作,跟那些上行政班的同事一樣,呆到六點離開。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這幾乎是所有同學對古教授的評價,葉三省也是如此。

所以現在突然接到古教授的電話,要跟他見個麵,心裡非常震驚和奇怪,不過正好擺脫賈茂晉的糾纏。

出了電梯,快步走到古教授的辦公室前,計算時間剛好十分鐘。

人文學院在學校不算第一流的大院,辦公場所稍微有些緊張,一般都是三四位老師共用一個房間,但是古教授的辦公室是單獨一個人的。

幾年前他主持了一個關於錢鐘書研究的課題,獲得國家藝術基金支援,提升了人文學院在學校的地位,他自己也因此額外待遇。

辦公室門上就掛著一塊“錢鐘書研究所”的隸書銅牌,應該是古教授自己寫的字。

葉三省敲了門,裡麵傳來古教授一慣波瀾不驚的聲音:請進。

葉三省推門進去,古教授坐在座位上正在電腦上打字,微微點點頭,說:你稍坐一下,我把這點弄完。

葉三省點頭說好,走到沙發坐下,又起身到飲水機用紙杯倒了一杯水重新坐回。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大家眼中古板冷漠的教授不會在乎他這麼做。

沙發的位置很好,空調能夠直接吹到。當然,如果長時間呆在這裡工作,那也承受不住,古教授佈置辦公室的時候,應該也考慮到了這點。

葉三省慢慢定下心來,打量這間古教授專用的辦公室。

大約有二十多個平米,整潔如同古教授一慣的衣著,除了辦公桌,沙發,就是整齊擺放在兩邊牆壁的木製書櫃,裡麵擺放著各種書籍,以古舊為主。

古教授的辦公桌後牆壁上,掛著一副對聯:

千家山郭靜朝暉

萬裡風雲開偉觀

卻是行書。看樣子還是古教授自己寫的。

葉三省掃視完畢,看不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想摸出手機,覺得不太禮貌,顯得沉不住氣,便息了這個念頭,索性地坐在那裡回想剛纔在宿舍門口跟賈茂晉碰見的情景,想了一會,啞然失笑。

幸好古教授冇有讓他多等。

不到五分鐘,古教授就起身端了茶杯過來,在旁邊沙發打橫坐下,說:“說話不是打仗,需要迎頭痛擊,所以我讓你先坐一下,等你身體不熱了,心也安靜下來,我們纔好說話。”

葉三省怔了怔,冇想到古教授的開場白這樣奇怪,接不上話,隻好憨憨一笑。

“你是這一屆學生中我最看好的,冇有之一。”古教授冇有理會眼前這位學生心裡在想什麼,自顧自地按照自己思路說下去:“所以我特意把你叫過來,想在你離開學校,踏入社會之時,給你一些建議。”

“謝謝古教授。”葉三省趕緊答謝,身子坐直了一些。

“這是老師應該做的。比起授業解惑,傳道更重要。當然,所謂道,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解讀。我呢,更側重於社會經驗,曆史經驗。”古教授緊緊地盯著葉三省,突兀地問:“你將來想做官吧?”

葉三省嚇了一跳。

怔了一下,決定老實回答:“上午剛剛接到正式錄取的通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