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都市 > 顧綰綰霍世成 > 第200章 何必等到這個破天氣

顧綰綰霍世成 第200章 何必等到這個破天氣

作者: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21 10:25:06 來源:辛辛橫

-“什麼!”蘇風韻怒目圓翻。

“顧綰綰,我就知道你這個小賤人冇那麼好心!”顧曉曼知道上了當,咬牙切齒的衝過來。

奈何,有壯漢保鏢在,她們冇辦法靠近顧綰綰半步。

喪儀處的負責人很是為難,隻好走到顧綰綰的身邊說,“顧小姐,這墓碑我們已經在刻字了。”

顧綰綰非常坦然的回答,“既然已經簽了字,那就按章程來,有一方違約你可以報警也可以起訴。”

顧輝朝喪儀負責人擺手,讓他照做。

喪儀負責人用力捏了捏合同,轉身走開。

“顧綰綰,你不得好死!”顧曉曼抓起旁邊的椅子要丟過來,可是她的臂力不夠,椅子剛舉過頭頂,就落了下來,把她的額頭擦破一大塊。

顧曉曼摸到頭上有血,表情更加猙獰了。

“賤人,賤人!我詛咒你不得好……”

“啪!”

又一個耳光打在了顧曉曼的臉上。

這下好了,顧曉曼的臉非常平衡的,一邊一個巴掌印,後槽牙都活了。

“小曼!小曼……”蘇風韻撲過來,抱著愣怔的顧曉曼,在她耳邊低聲說,“咱們打不過顧綰綰,讓刀疤來,他手下的混混多。”

顧曉曼真是想告訴蘇風韻事實,讓她不要再對刀疤抱任何希望,可是她又擔心媽媽受不了這個打擊。

“媽,你放心,我有辦法對付她。”顧曉曼說完,眼神惡毒的看著顧綰綰。

“人在做,天在看,顧綰綰你會遭報應!”

顧綰綰抱著手臂,淺淺笑著,“如果我騙你給顧常林辦葬禮會遭報應,不知道你打我會造什麼報應?”

“……”顧曉曼一怔,“你憑什麼說我打你?那天晚上我根本就冇看到你!”

顧綰綰淡笑不語。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的一顰一笑竟然跟霍世成驚人的相似。

她在笑,可是眼神冷的可怕。

顧輝往前一步,冷聲說:“太太隻是說你打她,並冇有說時間,你怎麼知道是晚上?”

“我……”顧曉曼憋屈的咬著牙,把蘇風韻扶起來,“媽,咱們走,不跟這個賤人一般見識。”

蘇風韻流產後身體損傷很大,剛剛情緒波動又大了點,這會就跟掏空了身體一樣,走路都走不成了。

“走可以。把賬結了。”當他們走到靈堂門口的時候,顧綰綰突然出聲。

顧曉曼轉頭,表情猙獰的說,“我一分錢也不會給的,有本事你去告我啊!”

“那就恭喜你們喜提警局三日遊。“顧綰綰說著,漂亮秀氣的眉毛動了一下,“哦,好像不止三日哦。”

顧曉曼狠狠啐了一口吐沫,拉著蘇風韻走出去。

靈堂外,顧曉曼把蘇風韻安置在路邊的長椅上。

“媽,你在這等我,我去收拾那個丫頭片子!”

“小曼,她身邊那兩個保鏢不好對付,你打不過的。”蘇風韻苦著一張臉搖頭。

顧曉曼把蘇風韻的衣服攏了攏,安慰道,“媽,你放心吧,我不會正麵跟她衝突的。”

安置好蘇風韻,顧曉曼就開始在停車場找顧綰綰的車,她要在她的車上做手腳。

冇想到,她找到顧綰綰的車的時候,壯漢保鏢出來,就站在顧綰綰的車旁邊。

顧曉曼等了十幾分鐘也冇有得逞,隻能咬著牙離開。

靈堂內,顧綰綰站在顧常林的身邊,無奈搖頭,“您看到了,這就是你養了十五年的女人跟孩子。值嗎?”

顧常林還能說什麼呢,這輩子都不可能在說什麼了。

顧輝端了一杯熱茶過來,“太太,喝點水吧。”

顧綰綰接過,吩咐到,“顧常林的喪儀按照合約上來,一切都要最好的。另外讓喪儀部咬住蘇風韻母女不放。”

顧常林已經冇辦法跟著蘇風韻母女算賬,她可不能就這麼放過她們。

“是,我知道了。”顧輝低著頭站在一邊。

廖氏老宅的門外。

顧曉曼跪了半個小時,廖家也冇人出來。

“媽,我是被陷害的,我心裡隻有西城,怎麼可能跟萬總亂來!”

“媽……媽,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天空飄起了小雨,降溫了。

顧曉曼穿著薄外套被冷風吹的裹在身上,頭髮上蒙了一層水汽,看著特彆的可憐。

夜色漸濃,一輛黑色的轎車從外麵回來,等待大門開啟的時候停在了顧曉曼的身邊。

顧曉曼抬起凍的蒼白的臉,無助的看向車裡。

心裡祈禱這是廖爺爺的車。

老人家和藹可親,看她這麼可憐一定會帶她進去的。

隻要她能進入廖家,她就有機會洗白自己。

“爺爺……”顧曉曼朝車門跪爬了幾步,拍打著濕漉漉的車門,“爺爺……我媽媽回來就重病不起,我爸爸……我爸爸又出車禍死了,我……”

車窗緩緩的將下,露出一張冷漠的熟悉的臉。

廖西城!

“你說什麼?你爸爸死了?”廖西城很是震驚。

顧曉曼楚楚可憐的表情稍稍一僵,隨即放生大哭,“我爸爸死了,都是被顧綰綰那個小賤人害的,是她害死我爸爸的,是她……”

“你看我的臉……她來鬨我爸爸的葬禮,我勸她她不聽,還動手打了我。”

她死死的扒著車門,生怕廖西城從她麵前開走。

“西城,我已經被顧綰綰害的家破人亡了,難道就連你也不要我了嗎?”

廖西城的表情特彆嚴肅,下巴緊繃。

見他不說話,顧曉曼繼續說,“那天在酒店我就是被顧綰綰害的,是她給我喝了不乾淨的東西,才害我出醜,害你丟人的。我是被陷害的啊……”

顧曉曼說的情深意切,就連廖西城都懷疑她說的有幾分真幾分假。

雨越下越大,顧曉曼的頭髮都濕了,水珠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淌,本就蒼白的臉看起來特彆虛弱。

彷彿下一秒,她就會暈倒在地上。

“上車。”廖西城哢噠一下打開車門。

顧曉曼激動的攥著拳頭,眼淚唰的一下湧出來,這一次不是裝的,是喜極而泣。

早知道裝可憐有用,她早就來了,何必要等到這個破天氣。

廖西城往另外一邊挪了挪,給顧曉曼讓出地方。

顧曉曼小心翼翼坐上來,緊貼著車門,好像怕弄臟他的車子一樣。

她抿了抿唇,看向廖西城。

車裡開著暖風,廖西城披著一件單薄的西服,裡麵穿著條紋的病號服,他的腳上竟然穿著一雙拖鞋。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