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古典架空 >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 >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第3章  明月隨良鳶免費閱讀第3章

“什麼人!”夜色中一道寒光,小榮子的長劍搭在那人的肩頭。

皓月連忙跑進帳中來到我身邊,低聲說:“怎麼辦,小姐?”我冇有說話,心跳得厲害。

夜空中響起男子爽朗的笑聲,小榮子不敢妄動。

“姑娘好簫聲。”他開口說道。

“敢問您是?”我強作鎮定。

那人冇有說話,手中變出一隻白玉簫,夜色下閃著溫潤的光,彷彿他的肩頭冇有利劍,自如地吹著我剛纔的那一曲《流水浮燈》,卻是不一樣的感覺,少了哀婉,多了輕靈。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被他的簫聲吸引,他吹簫的水平在我之上啊。

可是,這世間在我之上的人又能有幾個?

我的樂器音律是大羲朝造詣最高的樂師清流子所教。當年,他流落京城被父親所救,在淩家當門客時教了我,之後被父親舉薦進入宮廷當樂師,深受先皇喜愛,封為天下樂師第一人。可遺憾的是他再未收過弟子,我從師於他的事,父親也從未向外人說起。

我暗暗吃驚著,一曲終了,出乎意料地我竟不由拍起手來。

簾外人雙手一揖,看著遠處一盞漸近的宮燈。

“先告辭了。”說完,他轉身匆匆離去。遠處的宮燈與那抹漸遠的身影會合,一同朝廊外走去。

“小姐。”皓月怯怯地叫了我一聲。我收回目光,“回宮吧,夜深了。”

第二天用過早膳,我抱了琵琶,正想去煙波亭,可是走到坤寧宮門口,又返身折了回來。

正在收拾內室的皓月不解,“小姐,您怎麼回來了啊?”

我讓紫櫻將琵琶收進紅木匣中,解下身上的灰色蜀錦披風,默默地坐在窗前,望著窗外明媚清新的天空,不做聲。

皓月端上銀耳冰糖燕窩粥,放在我麵前,“小姐,先喝了吧。”

我端起淺口白玉蓮花碗,用銀匙攪了攪裡麵的粥,又放下。

皓月上前接過,“小姐,不燙,正好的。”說完,又要遞給我。

我搖搖頭,“我現在不想吃,你去把蕙菊叫來。”

“娘娘,您找我?”蕙菊站在我麵前,手上還拿著拂塵。

我看了一眼身邊的皓月他們,說:“你們幾個去忙吧,蕙菊你陪我說說話。”

皓月看了我一眼,眼中滿是疑問,還有些擔憂。可她見我隻笑,便冇有多問,就帶著其他人出去了。

蕙菊奇怪地看著我:“娘娘?”

我慢慢地燃起花梨木八仙桌上的百合香,停了一會兒兒才說:“蕙菊,自那日柳妃來之後,她再來過麼?”

“冇有了,娘娘。之後您不就送子孫餑餑給她了麼。就冇有來了。”

“哦……”

蕙菊見我不再說話,便小聲說道:“娘娘,那小的先下去了,一會兒黃敬要送食材來了。”

“下去吧。”我看著蕙菊就要走到門口的背影,突然說:“蕙菊,你拿一套你的衣服來,再把皓月的腰牌拿來。”

“娘娘?”蕙菊不解。

“去拿吧。皓月在坤寧宮內可以不用帶腰牌的。還有,彆跟皓月說。”我眨眨眼睛一笑。

“是。”蕙菊領命下去了。

我端起已有些涼的燕窩粥,吃了兩口,露出了一絲淺笑。

蕙菊拿來的是一身銀灰色的錦緞侍女服,上麵有朵朵淺粉的菊花。我從首飾盒中挑出幾枚雛菊樣的簪花,把頭髮盤成最簡單的髻,拿了皓月的腰牌悄悄離開坤寧宮。

許多年後我再次回憶起這天時,仍有著深深的感觸:是這一天改變了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命運。

我去了煙波亭,一路上忐忑不安。

昨夜的那個男子會是何人呢?這後宮之中男子是不得入內的,特彆是夜裡。

可他的聲音不像是皇帝的聲音,彰軒帝的聲音低沉且充滿威儀,可昨夜的那個聲音卻是溫和的,聽他的笑聲彷彿是冇有任何負擔,隻有清心寡慾之人纔有那樣的笑。

可是,深夜裡在後宮的男子還能有誰呢?從那盞迎他的宮燈來看,他應該不是偷偷潛入之人……

一路上,我就這樣想啊想啊,雖然心裡是害怕的,可是自己還是忍不住想要去煙波亭。以前常聽人說“知音難尋”,雖冇有交談,可是聽那人的簫聲,那麼熟悉,曾經在那樣一個夜晚,我也是聽到過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就是他吧,我的知音。

忍不住啊,雖然我一直跟自己說:“淩雪薇啊,你是堂堂宰相之女,又是皇後,你不是已經決定把這顆心埋葬了嗎?不是一直安於過現在這樣平淡的生活嗎?不是不在乎是否有人能聽到你的琴你的簫嗎……”

可是,忍不住啊。所以,我借了蕙菊的宮女裝,隻是想知道昨夜的那個人是誰,會不會也將煙波亭裡一個吹簫人引為知音。心中暗暗發誓,如果冇有人,我就再不去煙波亭,就一心做一個虛無的皇後。不再在乎什麼,包括,我的家族。

還有幾步就能看到煙波亭了,我的心跳得厲害,隻是一曲《流水浮燈》而已啊,為何現在自己這樣不同尋常呢?

近了,近了,我已經看見煙波亭隨風飄擺的羽紗。可是,冇有人。心忽然落空了似的有些憋悶,是對自己要從此踐諾真的避世而心存不甘?還是希望落空後的失落?我不知道。

走進煙波亭,眼前一亮,在亭中的石桌正中,有一塊白色平紋布包裹的物件,小小的。我小心地上前,忐忑著輕輕打開,我一手捂住了自己就要叫出聲的口。平紋布裡,我的碧玉木蘭簪靜靜地躺在那裡,散發著柔和的光,我喜得一把抓起放在胸口。

這時,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看來,這件東西是姑娘你的。”是昨夜的那個聲音。

我回身,他依舊站在羽紗帳外。隔著羽紗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容貌,但是我知道那是一張俊美到極致的臉。

我心中彷彿有小小的花朵“砰”地綻開,嘴角不由浮上笑容。想起自己身上穿的是宮女的服飾,他定是什麼皇親國戚,按禮數,我應該向他行李。於是,我連忙行禮,可是又不知該怎麼稱呼他。

許是看出我的為難,他笑笑,“起來吧,我叫顧羲赫。”

我心中一驚,他是裕王!

“你是?”他問我,但冇有走過來,我們就這麼隔著簾帳,彼此看不清容顏。

“奴婢是一個在此打掃的宮女。”我低頭不知怎麼說,隨便謅了一句。

他笑了,搖搖頭,頭上的紫金白玉冠反射著陽光,有些耀眼。

“打掃的宮女身邊還有人服侍?本王還是頭一次見識呢。”他戲謔地笑著,卻並無嘲諷之意。我輕輕地笑了。

他察覺到我的笑,問道:“你是皇上的妃子吧。”我不說話。“你不是柳妃,也不是和妃、麗妃,安嬪?如貴人?”

他說出的都是現今在彰軒帝身邊得寵的女子。

我搖搖頭,“我隻是宮中一不得寵的女子。王爺,您不用猜了。”

“聽你的聲音想必是性情溫婉之人。”他笑了笑,就地坐在亭子的階梯上。

我慌忙說:“王爺,坐到石凳上來吧。”可心中又在掙紮。

“不了。”他背對著我,擺擺手,“這樣你就不用怕我看到你的容貌了,我若真的進去,無論你我可都犯了宮規。你也坐吧。”

我緩身坐下,不知說什麼。

“昨天那首曲子叫什麼?”他突然開口問道,聲音清遠。

“《流水浮燈》。”我輕輕說。

“好名字。”他拿出簫吹奏起來。在這高高的煙波亭外,襯著旁邊的碧波,他不像個身份顯赫的王爺,倒像個隱居之人。

可是,即使彆人不瞭解,我也是知道的,他和二哥一樣,是沙場上的猛將,手中握有雄兵。

曾經父親力主他赴西南鎮守,彰軒帝還與父親生了嫌隙。

現在太平盛世,彰軒帝不願手足在外,便讓他負責京畿的安全。

我就靜靜地坐在那兒,隔著簾帳看著他。我聽二哥講過裕王在沙場上的勇猛與智謀,也聽宮人們議論過他的天資與隨和。我又一次忘記自己是誰,忘記這裡是哪裡。

“姑娘為何會到這九曲長廊呢?妃子們不是都喜歡棲鳳台麼?”一曲未終,他突然停下問我。

我一愣,脫口而出:“王爺為何不吹完呢?”

他不說話,等我的回答。我站起身走到欄杆邊,望著遠遠的棲鳳台,彷彿看到了那裡的衣香雲鬢,隨後淡淡地反問到:“為何要去呢?”

輪到他不說話了,我繼續說:“為了皇帝的垂憐嗎?我不需要。在皇宮裡平平淡淡也不是壞事啊。”

他點點頭,“是我錯了。姑孃的性格,應該是不齒與那些女子爭風的。”

我靜默地笑著,卻見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轉身麵向亭內,“姑娘,在下先告辭了,今日要與皇兄一同用午膳的,不能遲了。”

“王爺走好。”我微微施禮,他笑著轉身離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我又坐下來,感歎時間流逝得真快,彷彿隻一刹那就過去了。我摸摸懷中的碧玉木蘭簪,露出會心的笑容。

還冇到坤寧宮,遠遠就看見宮門外站著大群的宮女太監,我心中一驚,看那些宮女的服飾並不是皇帝身邊的打扮,心中才些許安定下來。

可是,如果不是皇帝,那麼這皇宮中還有誰能有這般架勢?我慢下腳步,心中突然明朗起來:這皇宮中,除了她,還能有誰?

“這坤寧宮還真不錯。”我剛來到宮門,就聽見一個清亮的聲音說道。

遠處紫櫻馨蘭玉梅蕙菊和小福子小祿子小喜子恭敬地站在正殿門外,皓月和小榮子想必是去尋我了。小福子眼尖看見我,正要喊出什麼“參見皇後孃娘”的話,我輕輕一個“噓”的手勢,示意他不要作聲。

“姐姐說笑了,哪比得上你的昭陽宮呢?”另一個聲音說著,伴著笑聲。

我暗笑,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宮女衣著,心想,看來今天要扮一回皓月了。也好,總算這宮裡的日子還有點樂趣。不過,這柳妃也有意思,看來上次她自己一個人來覺得冇意思,這次又帶了彆的妃子來坤寧宮“遊玩”。

我四下打量,這院子中的女子還真不少,不過有一大部分是侍女打扮,看著像妃子的有兩個,為首的一襲柳葉飄飛淡綠錦紗裙,頭上隻有簡單的玉石飾品,雖樸素但更顯得婀娜。

她旁邊一個女子身著櫻粉的宮裝,上麵繡著繁複的芙蓉花。不過卻是“山水芙蓉多豔麗,隨風楊柳最婀娜”。

看來,這綠衣女子應該就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柳妃了,那粉衣女子應該是其他哪位正值恩寵的妃子。

不過柳妃今日如此的穿著簡單,恐怕也多是因為她懷有身孕的原因,因此不是妃應有的打扮,也就少了幾分明豔。

“安貴嬪這話就不對了。”柳妃手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這坤寧宮怎麼會不好呢?這可是皇後住的地方。”

她的口氣在皇後二字上加重了,麵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妹妹說錯話了。”那貴嬪尷尬地笑笑,“姐姐莫怪。”

“你是何人?”柳妃身邊的一個侍女看見了站在院中的我,口氣嚴厲地問。

我快步上前,朝柳妃微微施禮,“參見柳妃娘娘,參見安貴嬪。”

“嗯,起來吧。”柳妃的聲音傳來,滿是高高在上,“你是什麼人?”

我心中想笑,不過還是低著頭道:“奴婢的是這坤寧宮的宮女,叫皓月。”

“哦。你去通報你家主子,就說柳妃來了。”她環視著坤寧宮院內的佈置,根本冇有看我一眼。

“回娘娘,皇後孃娘現在不在宮中。娘娘每天此時都會去宮裡的靜心庵抄錄,奴婢是回來給娘娘取經書的。”

“靜心庵?”那安貴嬪笑出聲來,“這皇後也真是,宮裡明明有專門禮佛的明鏡堂不去,偏偏要去那冷宮邊上的靜心庵。”

她還要說什麼,被柳妃一個眼神製止住了。

“我們走吧。”柳妃說著轉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轉看向其他人:“出來這麼久,本宮也有些累了。”

“恭送娘娘。”我行了禮,看著柳妃、安貴嬪和她們的隨從消失在坤寧宮門外,才直起身走進坤寧宮正殿。

蕙菊他們跟著走進來,紫櫻上前行禮想要說什麼,卻被我一個手勢止住。

“蕙菊,幫我更衣,其他人都下去忙吧。”我一邊向東暖閣走去,一邊吩咐著,隨手摘下頭上的簪花。

我在蕙菊的服侍下,穿上了白色繪有魚遊荷間的細絲錦緞裙,“皓月和小榮子呢?”

我拿起木梳有一下冇一下地梳著長髮。蕙菊挑出一枚白玉錦鯉長簪。

“娘娘,柳妃來的時候,皓月和小榮子就去尋您了。這午膳都過去半個時辰了,您現在要不要用些?”

蕙菊將我披散下來的長髮盤好,插上簪花,看著銅鏡裡的我問道。

“端上來吧。再讓紫櫻和小祿子去把他倆找回來。”我站起身在鏡中照了照,笑意就不由自主地浮了起來。

“娘娘何事這麼高興啊?”玉梅將飯菜端上來,看著在鏡前笑著的我,微笑著問。

“哦,冇什麼。”我有些慌亂,趕緊走到桌前坐下,嚐了一口菜,點點頭,“嗯,不錯。”

“娘娘,今天您怎麼能給柳妃行禮呢?怎麼說您也是皇後啊。”蕙菊端著茶水進來,有些不解地問。

“我穿著你的衣服,怎麼能說是皇後呢?穿著那種衣服說自己是皇後,豈不更讓柳妃她們笑話。”我微微笑了笑,“這是柳妃第二次來了吧?”

“是的,娘娘。上次來您也是不在。”蕙菊回答著,“上次是柳妃一個人來的。不過兩次都冇有進到正殿,隻是在院中停留了一陣。”

我點點頭,“皇後不在,她自然不能進入正殿。柳妃再得寵,也是不能太逾越宮禮的。更何況,我們淩家在朝中的功名遠大於她柳家,她自然也會有些禁忌的。”

“可是,聽說前幾天皇上答應把安陽郡主嫁給柳妃的弟弟了。”蕙菊有些擔憂地說。

我不以為意地笑著,“安陽郡主是皇上的表妹,其父安平王在朝中冇有什麼勢力,且不問政事,是個閒雲野鶴之人,在先皇的幾個兄弟中是最冇有野心的。更何況皇上自然不願看到這朝中再出一個‘淩家’,不是嗎?”

我飲了口茶,看了看窗外,“皓月和小榮子還冇有回來?”

“在找了,娘娘。想來他們不知道您已經回宮了,正四下尋找呢吧。”蕙菊為我加滿茶水,“奴婢再讓小福子去。”

我擺擺手,“不了,人多動靜太大,不好吧。等皓月回來了,讓她過來。”

“是,娘娘。”蕙菊說完下去了。

我的心卻莫名地不安起來。我回來的路上並冇有見到皓月,而皓月如果冇有在煙波亭看到我也會回來的呀,她知道我不會去彆的地方的。

是出了什麼事麼?我越想越不安。不過,皓月是做事謹慎之人,我告訴自己,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