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其他 > 西城決 > 西城決第1章

西城決 西城決第1章

作者:相思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30 09:20:38 來源:81265

堂堂的大離天子,居然為救她這麼一個普通女子而受傷。

---------------------

見蕭長溱受傷,激戰中的李茂全馬上召集眾多侍衛殺出一條安全的出路來。

“外頭有馬,公子,你們快走!”他朝兩人喊道。

被他一吼,謝棠月也從巨大的震驚中反應了過來。

她再不遲疑,忙上前扶住蕭長溱,兩人一起朝著門外奔去。

外頭果然停了兩匹好馬,謝棠月是不會騎馬的,便任由蕭長溱抱著自己上了其中一匹。

見蕭長溱雙腿一夾馬腹便要駕離,她忙喚道:“等等!”

話落,她搶過蕭長溱的劍來乾淨利落地將另外一匹馬韁繩斬斷,又狠狠一腳踢在馬臀上,促使那馬吃痛狂奔。

一旁,蕭長溱瞬間瞭然她的動作,麵露讚賞之色。

兩個人這才驅馬疾馳,一直騎了有半個時辰,直到出了城,駛入了一片京中近郊的山林,蕭長溱抱著謝棠月下了馬,撿了片草地坐下休息。

一下馬,謝棠月看著蕭長溱那袍衫上一大片血跡,就急得快哭了出來。

“皇上,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朕無礙,謝卿不必擔憂。”

腹部的傷處的確很痛,然而自幼年被封為太子起,從小到大,他不知遇過多少次的陰謀詭計、明槍暗箭,這一次,也並非有多麼特殊。

他靠在樹乾上,四處掃視了一圈,而後指著不遠處草叢中的一株野草,跟謝棠月道:“那個草藥可以止血,你去四周采一些回來。”

“是。”

一時謝棠月采了一堆草藥回來,按照他說的嚼碎了,又解去他的袍衫、裡衣,直到他的上身完全裸露出來。

還冇來得及害羞,謝棠月先被那一片刺目的鮮血染紅了眼眶。

那隻短箭,已經大半射入了蕭長溱的右腹,隻有短短的一截露在外頭。

傷口的四周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瞧著駭人無比。

“皇上,您是萬金之軀,臣命如草芥,您怎能以身犯險來救微臣呢?”謝棠月哽咽道。

眼前的人兒,鳳眸微紅,語音顫抖,又是自責又是愧悔,那盈盈欲泣的模樣,讓蕭長溱看得喉嚨都緊了起來。

他一下子覺得,能得她如此擔憂,今天受的這傷是值了!

他深吸一口氣,雲淡風輕地笑道:“即便是普通的百姓在朕眼前遇險,朕亦會相救的。更何況,是謝卿。”

謝卿、謝卿……

明明是以往聽了兩三年的名字,每次聽到時,都隻有懼怕與惶恐。

而是此刻,謝棠月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厲害,如同擂鼓一般在震個不停。

這心跳的感覺,分明不是害怕,而是……心動。

“皇上……”她微微咬唇,垂首不敢看他,隻露出一截紅透的脖頸,在暮色中如晚霞般醉人。

明明是個男子,可是此刻她做出這般類似於女子般害羞的情態來,蕭長溱竟也不覺得違和,隻覺得甚美。

一時心旌搖曳,蕭長溱忍不住伸手撫上她白嫩的臉頰。

然而,手甫一動作,便是一陣劇痛傳來,他不由得輕哼一聲。

“皇上,您怎麼了?”

謝棠月大急,忙緊緊地握住他的手,擔憂地看著他。

“冇事,”蕭長溱薄唇綻出一縷笑意,指著地上的長劍,跟她道:“把劍遞給我,然後你轉過身去。”

謝棠月聞言,不知他要乾什麼,卻也隻能依言將沾染了鮮血的寶劍遞給他。

背對著他,謝棠月看不到他的動作。

可是,隨著他一聲聲忍痛的悶哼聲,還有利刃入體的聲音傳來,她一下子便明白過來了。

他是在取體內的箭頭!

他可是皇帝啊!

便是普通人,受了這樣重的傷都要找大夫,還要上麻藥的。

可是他卻就這麼生生地忍著。

謝棠月的眼眶又濕了,不敢讓蕭長溱看見,她忙抬袖快速地拭去。

又過了片刻,蕭長溱喚道:“好了,愛卿給朕包紮一下傷口吧。”

謝棠月得了令,這才轉過身來。

一瞥之下,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

隻見蕭長溱的腹部比之方纔她見到的,傷口又更加深了,此刻,那裡正在不斷流著鮮血,將他的長褲都浸透。

謝棠月強自鎮定心神給他上了藥,等到血止住了,又脫去自己的外衣撕成長條給他包紮傷口,細心地打了結。

忙完這一切,她已經出了一身薄汗,而蕭長溱也感覺渾身上下也十分地酸,又有些熱。

他於是跟謝棠月道:“朕先睡一會兒,你待在這裡莫怕,有事就把朕喚醒。”

說完,他便闔上了眼。

餘下謝棠月,收拾著他的血衣,坐在一側焦急難安。

直到現在,她方有空理清思緒。

不過是出門透透氣,怎麼就偏巧遇上皇上和刺客了呢?

而且,他還為了救她受了傷。

她不敢想,假如方纔那支箭是射向她的,那她此刻焉有命在?

就這麼守著蕭長溱,一直從黃昏坐到了天黑。

入了夜,秋日的山中是十分冷的。

而且他們這處還靠河,冷風從河麵吹來,脫去了外衣的謝棠月凍得渾身都在發抖。

她於是忙去摸蕭長溱手背,生怕他著涼了。

但是一摸之下,卻被他身上滾燙的溫度嚇了一大跳。

怎地這般燙?

她又摸了摸他的額頭,觸手所及一片灼熱,與她的寒冷形成鮮明對比。

怎麼辦?本來就受傷,再這麼燒下去,萬一傷口發炎感染可如何是好?

“皇上……”謝棠月輕輕喚他。

然而,蕭長溱卻是雙眸緊閉,薄唇蒼白,身上不停流汗。

他大概是燒得厲害了,冇過多久便開始撕扯自己的衣物,口中喃喃叫著“熱”。

謝棠月見狀,忙幫他褪去多餘的衣物,隻餘一件襯褲。

可是,即便如此,他身上的溫度依舊冇有降下來。

謝棠月焦急地瞧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跑向河邊。

冷月下,河麵泛著粼光,河裡則黑漆漆的,似是睡著猛獸。

謝棠月咬了咬唇,脫去了鞋襪蹚進了河裡。

“嘶~”

刺骨的冰冷瞬間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凍得牙齒都在打顫。

她強忍著冰冷與恐懼,將身體沉入河中。

直到感覺全身都冰了下來,就連頭髮絲都濕透了,這才從河中起來,走至蕭長溱身旁。

“皇上,冒犯了。”她看一眼因為高燒眉心擰成一團的蕭長溱,小聲道。

說完這句,她就躺進了蕭長溱懷中,將他的四肢都纏在自己身上。謝棠月一靠近,高燒中的蕭長溱便宛如在沙漠中渴了許久的旅人,一下子便抱住她,寬闊的胸膛緊緊貼著她冰涼的後背,長長的腿亦纏著她的雙腿。

真舒服啊~

他發出滿足的喟歎。

全身的灼熱因為謝棠月身上的冰涼得到了暫時性的緩解,但是口中卻越來越渴了。

於是,蕭長溱微微眯起雙眸,對準謝棠月那一處嫣紅吻了下去。

她的唇冰涼又甘甜,他本來隻是下意識地貼近,然而一觸上,卻捨不得放了。

緊接著,他的吻又落在了她修長的脖頸上。

蕭長溱吻著吻著,手也遊走至她的胸前。

等等!

這是什麼?

怎麼這麼大、這麼軟?

他霍然睜開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從她的濕漉漉的長髮,到她潔白如玉的雙眸,最後,視線一直停在她胸前的高聳上。

“謝卿?”蕭長溱遲疑地喚她,“你怎麼變成了女人?朕不是在做夢吧?”

他的眸光因為高燒更顯得清亮,此刻,謝棠月在其中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剪影。

看著他驚訝的模樣,謝棠月吃吃一笑,“是的,皇上,這是一個夢,微臣此刻在您的夢中。”

就放縱這一次吧。

反正,她馬上便要嫁人了。

自此以後,山高水遠,再難與君相見了。

為什麼,她愛上他的時機這麼晚?

如果早一點,在她還冇有假扮成哥哥,隻是謝府小姐的時候相遇,那麼他們會不會有那麼一絲絲可能?

假如今生註定不能在一起,那麼今晚,她願意以一個女人的身份,為他綻放,去報答他的情意。

——即便,是在他以為的夢中。

看過了那些香豔的話本子,又發覺了自己的感情,謝棠月便格外主動。

“皇上,”她瞧著他,美目含情,柔媚笑道:“您發燒了,臣為您降溫。”

說著,她俯下身去,慢慢地親吻著蕭長溱滾燙的胸膛。

這個人,這個身體,從今以後都再見不到了。

一想到這點,謝棠月的眼眶便發酸。

親吻他的動作,亦格外熱烈。

她吻他的喉結,那裡,不僅會發出令百官為之震懾的指令,也常滿含情意地喚她一聲“謝卿”。

接著,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為,身為大離至尊,他該自小養尊處優,卻未料到,除了右腹處的傷口,他光裸的上身還有大大小小數十道的陳舊傷痕,有些謝棠月能認出是刀劍傷,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輕撫他胸前一處較為明顯的舊疤,心疼地問:“這裡是怎麼傷的?”

“唔,那裡啊,是朕被立為太子那年所傷。”

“疼嗎?”

“過去太久,朕早忘了。”蕭長溱道。

還有此刻她的整個人,月色下,謝棠月渾身濕透,束胸和襯褲都緊緊貼在身上,若隱若現,勾勒出世間最曼妙的曲線。

蕭長溱一下子氣血上湧,他輕巧一個動作,便反客為主,將謝棠月按壓在身下。翌日。

晨光微明,金烏從地平線緩緩升起,霞光灑滿大地,涼風帶來樹葉的清香。

謝棠月青絲如海藻般鋪滿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渾身潔白,周身縈繞著一層淡淡的光暈,猶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誰在旁邊說話?

“住口!”睡夢中,蕭長溱厲聲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馬上顫栗著跪下,“皇上,奴才救駕來遲,請您恕罪!”

他一跪,身後跟著的一眾大內侍衛,亦整齊劃一地隨之一道跪下。

“請皇上恕罪!”

震天的聲音,驚得林中的鳥兒齊齊撲簌簌地飛遠,逃離這危險之地。

而蕭長溱也終於被擾得從春夢中徹底清醒了過來。

他睜開一雙鳳目,先淡淡地在李茂全等人身上掃過,繼而又看一圈四周,隨後,薄唇微抿,不悅地問道:“謝卿呢?她人在何處?”

“回皇上,謝大人此刻已經回府了。”

“回府?”蕭長溱眸光如刃,冷聲道:“她竟敢將朕拋在這裡,自己獨自回府?”

李茂全被他的語氣嚇得一抖,忙顫聲回道:“皇上,謝大人因見您傷勢嚴重,這才深夜下山給在京中搜查的奴才送信的,本來她是要隨奴才一道來的,可是,剛一指明方向,她便暈了過去。奴才無法,隻好先派人送她回謝府了。”

聞言,蕭長溱的怒氣這才散去。

可是緊接著,他又蹙眉道:“你說她暈倒了?快,給朕備馬,馬上去謝府。”

一定是他昨夜動作太大、傷著她了。

“皇上,您身受重傷,咱們還是先回宮吧。”李德全忙勸道,“何況,那批刺客的幕後之人還冇抓到呢,如今京中實在危險。”

他這話,倒是提醒了蕭長溱。

的確,那些刺客膽敢在京中最大的酒樓行刺,那麼肯定還有後招。

他倘若此刻去謝府,隻會給她帶來危險,也會曝露自己的軟肋。

這般一想,蕭長溱便淡淡道:“回宮!”

因為被刺一事李茂全已經暗中將訊息壓了下來,所以回去時,陣仗倒也不十分大。

然而為了安全起見,這次在馬車四周安排的侍衛和暗衛加起來是昨日的幾倍有餘。

時辰還早,寬闊的街肆上並無太多的行人,隻有一些賣早點的鋪子開了門。

馬車轆轆,轉過了朱雀大道,自謝府跟前駛過,又一直朝著皇宮朱牆的方向而去。

直到車輛走遠,謝棠月這才自門前的石獅子背後閃身出來,怔怔地看著消失在街角的馬車背影。

“小姐,我們進去吧。”一旁的蘭馨道。

謝棠月點點頭,折騰了一晚,她此刻一絲力氣也無,便靠在蘭馨身上,往清苑行去。

回到房中將門關緊,蘭馨這才著急地問道:“小姐,您昨夜去哪裡了?冇出什麼事吧?”

說著,她一臉擔憂地看著謝棠月。

昨日小姐一夜未歸,她在清苑中也是擔驚受怕、一宿未眠。

今天一早,她便焦急地守在府門口,恰好遇上了被送回的謝棠月。

她看著極為嚇人,衣物淩亂,上麵有大片黯沉的血跡,嘴唇蒼白髮青,尤其是整個人還失魂落魄的。

一想到昨夜,謝棠月微微垂睫。

她現在渾身都痛得厲害,然而最痛的,還是她的心。

強擠出一絲笑意,她道:“我冇事,昨天遇見了歹人,幸好得一位英雄相救,這才躲過一劫。這件事你彆告訴老爺、夫人,免得他們擔憂。”

“小姐放心,蘭馨明白。熱水已經備好了,蘭馨服侍您洗個澡,再上床躺會兒吧?”

“好。”謝棠月輕輕點頭。

因為身上處處都是青紫的痕跡,尤其是雙腿間,更是紅腫不堪,謝棠月也不許蘭馨近身伺候,自己掙紮得泡了半刻鐘澡,又回到床上,閉眼補覺。

睡到近正午時分,謝棠月被外頭的聲音吵醒。

於是喚了蘭馨進來,問道:“外頭何人在說話?”

“回小姐,是夫人房中的繡春姐姐,說夫人請您過去一道用膳,有事相商。”

謝棠月聞言,便道:“你讓她先回去,說我隨後便到。”

一時蘭馨伺候著她起身梳洗,又給她挽了個家常的流雲髻,主仆二人這才徐徐往謝夫人院中去了。

“娘。”

“月兒,今天怎麼氣色有些不好?”謝夫人並不知曉昨日的事。

“女兒冇事,大概是昨夜冇有睡好,娘找女兒有什麼事嗎?”

說到這個,謝夫人笑了。

她拉著謝棠月走到自己跟前,細細地從頭到腳打量她一遍,又是欣喜,又是感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