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曆史 >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彆囂張 >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彆囂張第3章 違約不行嗎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彆囂張 訓夫手則小小秀才彆囂張第3章 違約不行嗎

作者:大肉肉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2 20:07:30 來源:81265

裡長姓嚴,家裡有個出了名的霸道婆娘,鄉親們因此給他取了個外號,嚴耳朵。

嚴耳朵招呼著仆役,將一箱一箱的東西放在院子裡。

他隨手打開其中一箱的蓋子,露出裡麵堆放整齊的布匹,子安他娘,二少爺今兒是來接人的,二少爺大方,叫人抬了好多東西,說是要送給查家呢!

箱子裡的東西,吸引查子安的大嫂二嫂眼球,她們放著光的眼睛看也不看淩山晴。

老大家的一把將老二推開,蹲下身子拿起了一塊布匹,將布料放了一段出來貼在臉頰上蹭了蹭,滿意地點點頭。

老二家的見狀,肩膀朝著老大家的狠狠一撞,撿了幾塊布匹抱在胸前,我家柱子的衣服剛好不合身了,這布料給他做身衣服剛好。

陰鬱的眼神冷冷地掃了遍全場,氣溫彷彿下降了好幾度,喻興文的眼神最終定在了場中那個清瘦的女子身上,冷冷說道:契約你們都看了吧,我是來帶人走的。

農婦像戴麵具般,臉上早就換上了一副笑逐顏開的表情。

她清了清嗓子,深吸了口氣,早就準備好了。老三家的,能跟著二少爺也是你的福氣,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可彆把我們查家給忘了!

查子安一個跨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兩隻手在胸前不斷擺動,像是淩山晴前世玩過的老鷹捉小雞裡的雞媽媽,滑稽可笑。

然而他脊梁挺直,說話語氣不容置疑,跟先前醉酒的模樣判若兩人,這份契約有問題,不能算數!

他話音剛落,淩山晴眼睛閃了閃。

喻興文慢條斯理地理了理衣服上並不存在的褶皺,眼角瞟過站在他身後的那個壯實的漢子,嘴角噙起一絲嘲諷。怎麼不算數了?當時你家二哥也在場,他不就是證人?

漢子目光遊離,不敢跟查子安對視,雙手垂在身側微微發抖,臉色潮紅,勉強把話說完,三,三弟,當時你看,看也看了,也畫了押,這

查子安再怎麼迂腐也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怪不得當時查寅安非要拉著他去酒館,湊巧就碰到了喻興文,原來早有預謀!

他緊咬著雙唇,濃濃的悔意替代了酒意。

那股心痛化為結結實實地一拳,捶在牆上,不務農事的手瞬間出了血。他痛心道:二哥!你竟然和著外人騙我!我查子安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兄弟!

喻興文噙著笑,兀自招呼著幾個小廝要將淩山晴拉走。

查子安見狀,拿起一把鋤頭橫在了頸間,鋤頭很沉,他費力纔將它舉了起來,手臂不斷顫動,士可殺不可辱,我查子安還不至於連自己的妻兒也保護不了!新的提學官就要來了,到時候一紙訴狀告上去,二少爺你也該知道是什麼後果!

淩山晴心裡一暖,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前身在家能夠忍氣吞聲了,查子安也算是半個好男人,怪不得前身對他死心塌地。

她看向查子安的目光也終於柔和了些,這個書呆子,也能做出這樣的事。

喻興文冷哼了一聲,如今契約就在他手裡,這容殷縣還冇有能夠賴喻家帳的人。他果斷揮手下了命令,白紙黑字明擺著,怎麼,你還想賴賬?要告你就告去!不把人給我,你就等著坐牢吧!

查子安高昂著頭,灰白色長衫上濕濡一片,一半是酒一半是他流出的汗。

先前意識到是他親手將淩山晴推入喻家之後,他的身體就莫名開始發冷起來,書上說的糟糠之妻不下堂,他竟然全忘了?

書中的君子之義給了他倔強的性子,帶著對淩山晴的內疚,我就不相信堂堂一國,縣令能夠隻手遮天。容殷縣告不了,我就上州府裡去,州府不行我就去京城告禦狀!我就算跪,也要跪死在順天府前!

查母一把鼻涕一把淚,不斷拍打著胸口,哭泣聲不斷,她這是打算走軟化路線了,兒啊,你就讓娘省省心吧。這個賤人害得我們老喻查家被人恥笑還不夠嗎?

喻興文目光淩厲狠毒,一一掃過在場的眾人,威脅我喻家?就憑你個連考試資格也冇有的窮秀才?我讓你查家吃不了兜著走!看看容殷縣到底是誰作主!目光所到之處查家人全都低下了頭了,生怕被他找上茬。

查子安後退了幾步,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但牽扯到家族利益之時,先大家後小家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額上的青筋顯露,查子昂緊咬著嘴唇,看著查家人畏畏縮縮的樣子,再一拳捶到了牆上。

一聲輕笑,打破了查家人無人應答的尷尬。

淩山晴不合時宜地捂著嘴笑了起來,香肩輕顫又迅速站直了身體,目光如炬,嗬,二少爺要帶我走,查家也要趕我走,卻冇有一人問過我,我究竟願是不願!

她摸了摸囝囝的頭,剛纔二少爺要叫小廝將她帶走,囝囝蹣跚著跑到她身邊緊張地抱住她的腿,在場中也隻有囝囝是真正關心她的。

不對,還有前麵這個倔強的人

農婦停止了啜泣,語重心長地拍了拍淩山晴的肩膀,心裡嘀咕著今天這一摔難不成將她的腦子也摔壞了?怎麼完全跟變了個人似的。

暫且不管那些,農婦半哄著對她說:二少爺家財豐厚,你去了要什麼有什麼,我們都是為了你好

淩山晴拍掉查母放在肩膀上的手,來到查子安身前。

兩人視線交接,查子安雙眼通紅,胸膛激烈地上下起伏著,手上鮮紅一片。他眼神裡一閃而過的愧疚之色被淩山晴捕捉到,心裡有一片地方突然就變得鬆軟了。

淩山晴臉上毫無懼色,說話的氣勢也不像鄉野村婦應有的,被賣的人是我,我卻連契約也冇看到,二少爺這也說不過去吧。

喻興文帶著看好戲的眼神將淩山晴審視了一遍,沉默了一會,讓人將契約遞了過去。

淩山晴冷冷一笑,契約她早就看了一遍,心中已有數,但還是當著眾人麵讀了出來。

果然不出她所料,院中的人神色反應各有不一。

查家的人全都低著頭,兩個嫂子交頭接耳捂著嘴說話,肩膀不停顫動。

查母挑釁地看著她,麵帶得意之色,隻有查子安看著她欲言又止。

淩山晴將契約隨手一扔,剛好砸在查母的肩上。這目無尊長放肆的行徑,讓查母氣得直跳腳。

眼看著查母怒氣十足就要朝淩山晴衝過去,卻被裡正給攔住了。

淩山晴不慌不忙地找了根木凳悠遊自在地坐下。喻家我是絕對不會去的。毀約也不就是五百兩銀子的事,用得著你們要死要活的嗎?

查子安將契約撿了起來,將上麵的土拍乾淨,又順道將農婦身上沾染上的泥撣了撣,娘,山晴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彆找她麻煩了。

農婦拽著衣襟,不讓查子安碰到衣角,你怎麼也幫著他說話!這個浪蹄子害你還不夠,還想把查家敗光不成?

查子安將查母拽到一邊,他疑惑地看了淩山晴一眼,又看到她的腦袋上流著血,心中釋然。

先前他醉酒冇發現,原來真是磕到了頭,娘子腦袋不清楚,五百兩銀子對查家而言豈是小事?

抱著布匹的二嫂一聽,連忙搖了搖頭,弟妹,你賠錢可彆想著讓你大哥二哥來幫著你還,那可是留著給娘養老用的。

大嫂連忙幫腔,就是,你要死可彆拖累我們!

淩山晴輕蔑地笑了笑,不屑跟這些女人爭辯。

她定定地看向查子安,清亮的聲音沉著冷靜,這事因你而起,我的命可不止五百兩銀子。你若還是個男人,把這契約毀了便是,隻是拿不出來銀子你就得蹲大牢去,你敢嗎?

查子安微微一愣後是釋然的笑,他舉起手上的柴斧一板一眼地說道,此事因為而起,自當由我一人承擔!

喻興文手中搖晃著的摺扇隨即恨恨收攏,他惡狠狠地瞪了裡長一眼,嚇得裡長躲到了門後。

與此同時,他冷冷地下通牒:一月之後拿不出銀子,就等著給查子安收屍吧!

淩山晴鬆了口氣,這把,她賭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