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都市 > 葉三省官場 > 葉三省官場第2章 最後一課

葉三省官場 葉三省官場第2章 最後一課

作者:庹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9 15:43:20 來源:81265

葉三省匆匆趕到第四實驗大樓,進了電梯一看手機,用了九分鐘,鬆了口氣。

古教授人如其名,古板,古怪,複古。

他穿長衫,留長髮,冬天圍著長圍巾,配上黑框眼鏡和長鬍須,地地道道的民國範。

他給他們上古代漢語課,每節課都是提前五分鐘到教室,準時下課,從不拖堂,也不提前。

他上課時從來不看教案,一站上講台,就是從容不迫地娓娓道來,引經據典,從不錯漏,而且板書工整,一絲不苟。

除了課程內容,他幾乎不參與任何社會熱點討論,不像有的老師,好像時事評論員或者政治家,每次上課前幾分鐘都要講述剖析剛剛發生的社會事件,顯示自己心懷天下,見識不凡。

當然,他也幾乎不跟同學們在課外聯絡,冇課的時候,就窩在他的辦公室看書寫作,跟那些上行政班的同事一樣,呆到六點離開。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這幾乎是所有同學對古教授的評價,葉三省也是如此。

所以現在突然接到古教授的電話,要跟他見個麵,心裡非常震驚和奇怪,不過正好擺脫賈茂晉的糾纏。

出了電梯,快步走到古教授的辦公室前,計算時間剛好十分鐘。

人文學院在學校不算第一流的大院,辦公場所稍微有些緊張,一般都是三四位老師共用一個房間,但是古教授的辦公室是單獨一個人的。

幾年前他主持了一個關於錢鐘書研究的課題,獲得國家藝術基金支援,提升了人文學院在學校的地位,他自己也因此額外待遇。

辦公室門上就掛著一塊“錢鐘書研究所”的隸書銅牌,應該是古教授自己寫的字。

葉三省敲了門,裡麵傳來古教授一慣波瀾不驚的聲音:請進。

葉三省推門進去,古教授坐在座位上正在電腦上打字,微微點點頭,說:你稍坐一下,我把這點弄完。

葉三省點頭說好,走到沙發坐下,又起身到飲水機用紙杯倒了一杯水重新坐回。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大家眼中古板冷漠的教授不會在乎他這麼做。

沙發的位置很好,空調能夠直接吹到。當然,如果長時間呆在這裡工作,那也承受不住,古教授佈置辦公室的時候,應該也考慮到了這點。

葉三省慢慢定下心來,打量這間古教授專用的辦公室。

大約有二十多個平米,整潔如同古教授一慣的衣著,除了辦公桌,沙發,就是整齊擺放在兩邊牆壁的木製書櫃,裡麵擺放著各種書籍,以古舊為主。

古教授的辦公桌後牆壁上,掛著一副對聯:

千家山郭靜朝暉

萬裡風雲開偉觀

卻是行書。看樣子還是古教授自己寫的。

葉三省掃視完畢,看不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想摸出手機,覺得不太禮貌,顯得沉不住氣,便息了這個念頭,索性地坐在那裡回想剛纔在宿舍門口跟賈茂晉碰見的情景,想了一會,啞然失笑。

幸好古教授冇有讓他多等。

不到五分鐘,古教授就起身端了茶杯過來,在旁邊沙發打橫坐下,說:“說話不是打仗,需要迎頭痛擊,所以我讓你先坐一下,等你身體不熱了,心也安靜下來,我們纔好說話。”

葉三省怔了怔,冇想到古教授的開場白這樣奇怪,接不上話,隻好憨憨一笑。

“你是這一屆學生中我最看好的,冇有之一。”古教授冇有理會眼前這位學生心裡在想什麼,自顧自地按照自己思路說下去:“所以我特意把你叫過來,想在你離開學校,踏入社會之時,給你一些建議。”

“謝謝古教授。”葉三省趕緊答謝,身子坐直了一些。

“這是老師應該做的。比起授業解惑,傳道更重要。當然,所謂道,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解讀。我呢,更側重於社會經驗,曆史經驗。”古教授緊緊地盯著葉三省,突兀地問:“你將來想做官吧?”

葉三省嚇了一跳。

怔了一下,決定老實回答:“上午剛剛接到正式錄取的通知。”

古教授點點頭:“應該是。張總那個公司,讓你直接過去當主管,還有山長藥業,華西證券待遇都不錯,你都拒絕了,聽說你考公務員,一直在看書,所以我想在你離校時,給你說說,一些……作為老師的建議吧。”

葉三省再次有被看穿的尷尬。

古教授說的張總,是貢城濱江地產開發公司的董事長,葉三省實習的時候到那裡做銷售,三個月賣了十七套房,獲得過一次月銷售冠軍,張總宴請銷售精英吃飯的時候,專門給葉三省許過諾,畢業了去他那裡,直接做主管帶團隊,不知道古教授怎麼知道。

還有,山長藥業和華西證券都是葉三省做過兼職的企業,留下了不錯的印象,他們在學校招聘的時候,肯定提到了葉三省,古教授這種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也知道?

更重要的是,古教授怎麼知道他的理想是從政?

雖然現在說從政還很遙遠,但葉三省真的這樣計劃的。

他一直以為自己深藏不露,誰知道不僅賈茂晉看出來,連莫名其妙的古教授都知道。

“謝謝古老師。”

他隻有結結巴巴地感謝。

“你們都覺得古老師很怪吧?對,就是怪,言行舉止不與尋常,這是古老師給自己做的人設,貼的標簽。在大學裡,可以這樣,而且這樣容易給人一種恃才傲物,清高自許的認知,不知不覺中就先把古老師當成了一個人物,當成一個學識深厚,博學多才的人物,這正是古老師想要的結果。好比那些藝術家喜歡光頭,留辮子,奇裝異服一樣。當然,古老師的確博學多才,當得起這個標簽。”古教授笑笑,話音突然一轉:“可是,當官不是這樣。你以後進入政府,第一條原則就是:當官莫為怪。”

葉三省有些呆住。他完全跟不上眼前這個重新整理了他認知老師的思維。

“比如你今天的衣著。我知道你大學期間勤工儉學,掙了不少的錢,比一般的工薪階層多得多,但是你接下來要進入政府機關工作,不能像你以前在企業做銷售那樣,天天西裝領帶皮鞋,週五鄭王,成熟自信,而應該回覆到你一個學生的本份,該青澀就青澀,該拘謹就拘謹,該裝不懂就裝不懂,該鬨笑話就鬨笑話,還有,該顯窮的時候就顯窮。衣寇楚楚的人,不是騙子,就是花花公子和偽君子。雖然這是一種偏見,但一旦這種偏見存在於你的某位同事,領導心中,你就可能成為受害者。你遠超同齡人的經曆和成熟是你將來成長的強大助力,就算你要讓同事們覺得你是一個可以造就之材,能力出眾,也得有一個過程,讓他們瞭解熟悉你從初生牛犢到油滑老手的過程。不能一出場就技驚四座,這跟主席說的‘下車伊始大放厥詞’一個道理。這也是怪。”

葉三省更加懵。這完全巔覆了他的某種認知。

“所以,最少你一開始的時候,需要和光同塵,入鄉隨俗,而不是獨行特立,卓爾不凡。”

“然後,第二條,是善於跟同事打成一片,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這是從第一條下來的。有人說過,政治其實很簡單,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但是怎麼到達這個目標?還有,是不是一味的團結,團結得越多越好?這裡麵還是有個度……”

接下來十分鐘,古教授整好以暇,從容不迫地給他講述了十分鐘為官之道,像他以前上課一樣條理分明,舉例詳實,最後,古教授篤定地結束說:“今天有些突然,你也冇有心理準備,這麼多條新知識你可能無法立刻消化接收,不用擔心,我做了一個文檔,等會我會發到你的QQ郵箱,你下去慢慢分解掌握。”

他們有年級群,雖然古教授冇有跟他加QQ好友,但能夠查得到他的QQ號。

葉三省在古教授講解的過程中已經回過神來,認真聽了大半,大半都理解,至於運用,那要看以後。心悅誠服地說:“謝謝老師。我一定好好咀嚼體會,不辜負老師的苦心。”

“冇啥苦心,舉手之勞,小技而已。”古教授剛纔長長地說了一番話,現在輕鬆愉悅,心滿意足地吐口氣,不屑地說。

一個疑惑在葉三省腦海閃過,囁嚅著正想開口,古教授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你是不是想問,古老師這麼瞭解……人情世故,世事洞察,為什麼在學校冇有混過一官半職?你行你上啊!嗬嗬,誌不在此耳。”

他指了指辦公桌後麵那一排書架,“最上麵兩排,都是我的書,算是我的成就吧。做官太累了,而且光是明白該如何做還不夠,很多時候還得委屈自己去那麼做。我不是做官的料,不能變心從俗,不能隨波逐流,同流合汙,所以我早就想清楚了,我不做官,我做學問。我是小乘,隻想自己著作等身,隻渡自己,三省你可以為大乘,你可以做官,通過做官做大事,幫助更多的人。”

“謝謝老師的看重”葉三省強笑道。

“不是看重,是你自己有能力,也有理想。你不用懷疑自己,你肯定能夠在這條路走得很遠,但是,當你獲得權力之後呢,你會怎麼做?”古教授目光炯炯地盯著他,“這是我今天想跟你說的第二個問題。”

葉三省略一思忖,半真半假地故作茫然答道:“為國為民吧。俠之大者。”

“倘若真有這樣的決心,那當然好,也不用老師來殷殷提領。”古教授不置可否,“冇有真正嘗試過權力的滋味,你不會懂得權力的腐蝕能力有多強,就像超市的自選商品一樣,彷彿那裡一切東西都擺出一副任你拿的樣子,冇有任何阻擋你,可是你要明白,你最終要付出代價的,而且往往是超出你想象的代價。”

葉三省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有權不用,過期做廢。身懷利器,凶心自起。權力有即時性,非常容易過期,似乎時刻都在提醒官員們馬上兌現。權力又具有暴力、強製性,能夠隨時碾壓那些普通人,容易唆使官員放肆使用,傷害彆人,滿足自己的**。這好像一個人如果富了,他不誇耀一下,這富的意義就喪失了一半。所以將來成為官員,擁有權力,更要克已複禮,戒驕戒躁,謙虛謹慎,心懷敬畏。”

葉三省的表情嚴肅凝重起來。

“你可能會覺得老師交淺言深,冒昧唐突,但是呢,不說這些話,老師憋得難受。”古教授摩挲著手腕上的佛珠,“三年多前,還算新生的時候,你施展手腕,擠進院學生會,你以為董老師不知道?隻是我勸他保持沉默。我認為這種行為固然可能是投機,是野心,也可以看成積極,上進,我們不想讚揚,也不應該反對。既不能拔苗偃長,也不扼殺,甚至,我那時候就知道肯定扼殺不了。我觀察過你,看著你那雙平靜眼睛背後隱藏著的野望,象什麼呢?像誰?有一點像電影演員章子怡。我就覺得你可能是這一屆學生中最有發展的同學。”

“後來你掙了錢,能夠匿名讚助胡麗同學,她能夠考上師大的研究生,應該要算你一份功勞。也多少讓我為當初的決定放了心。”

“還有一個原因。”古教授自失地一笑:“身懷屠龍術,無處施展,技癢得難受,遇上你這麼一個學生,多少想試一下。所以四年我一直關注你,有些時候在力所能及的時候悄悄幫助你一下,所以現在也找你來說這麼一番話。”

葉三省恍然。原來他在學校做事一直這麼順利,還真以為自己無所不能。

剛纔古教授說到這一屆學生時,他想用賈茂晉來謙虛一下,現在又想把剛纔賈茂晉的事說說,向古教授討教,遲疑一下,卻終於冇有開口。

“最後一條:規則不是僵化教條,而是隨機應變。道之一道,玄之又玄,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古教授身體放鬆地往沙發上一靠,結束了葉三省大學生涯的最後一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