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都市 > 葉三省考上公務員 > 葉三省考上公務員第3章 陸多多

葉三省考上公務員 葉三省考上公務員第3章 陸多多

作者:庹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9 15:43:18

從實驗大樓出來,葉三省不顧熱浪燻人,直接開始小跑。

賈茂晉和古教授都不是他今天下午計劃要見的人,這麼一耽誤,得趕快赴約。

雖然,他在去實驗大樓的時候,就給她發了短訊說明情況,雖然,即使遲到,她也不會像一般的女孩那樣計較約會的時間的。

她叫陸多多,他的同班同學,一個喜歡他的女同學。

從大一下學期開始,他就發現陸多多經常出現在他身邊,總有理由,後來她進了學生會成為乾事,有了更多一起做事的機會。

輕而易舉,他就覺察到了陸多多的好感,不是那種撒嬌鬥氣過分要求等女孩常見的方式,而是通過過於關心生活,努力配合工作的行為,雖然陸多多掩飾得很好,冇有任何一個同學能夠看出異常,但他們彼此之間能夠感應得到。

一度葉三省有些困惑。

他認真問過自己,得出的結論是自己暫時不會考慮戀愛和婚姻,至少在事業走上正軌之前,不能因此影響他的人生計劃。

更重要的,他不喜歡她。

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她不漂亮。

他承認自己不是超凡脫俗,也是一個普通的男生,喜歡那些靚麗,帶有光芒的女孩,陸多多太普通了,而且性格沉靜,是一個很好的工作搭檔,但不是一個令人心動的情侶。

第一次,他冇像處理其它事情總能找到一個乾脆妥帖的辦法,他猶豫起來,一直拖到現在,畢業。

他瞭解她,如果他一旦對她說明,肯定會傷她的心,很可能,除了必須一起上課,她會避開在校園跟他碰麵。

她是那種看似溫和,內心堅強的女生,在這一點上,她和他完全相同。

所以至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如何跟她告彆。

但肯定是要告彆的。無論如何,她和他同學四年,又一起在學生會做了那麼多工作,算是他在學校接觸最多的幾個同學之一,不辭而彆他做不出來,也不是他的風格。

他到達有間咖啡館的時候,看了下手機,超過約定的時間已經半個小時了。

陸多多毫不意外地坐在那個靠窗的座位。

並不是什麼他們固定的座位,隻是他們在那裡談過幾次工作,基本都有其他同學在場,但葉三省推門進去,一眼望向那裡,一眼就看到了她,——她就是這樣,小心地珍藏著他們一起的點點滴滴,並且把它當成一種信仰。

他走過去,坐下,笑著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陸多多笑著抬頭看著他,搖搖頭,拍拍麵前攤開的一本英語小說,說:“沒關係。反正我拿著書。你也不用這麼急,這麼熱的天,慢慢過來。”

陸多多是學霸,可以保研就在學院繼續學習,但她選擇考了省城一所大學跨專業的研究生。這可能是她目前唯一讓葉三省佩服的地方,他在校外兼職的時間太多,冇有辦法專心學習。

“你還有的是書讀,反正你喜歡。我就不讀了,可能從此以後,我都不會再像學校這樣讀書了,我要工作了,要進入社會,要成為上班族了。”

服務生過來,葉三省叫了可樂加冰,感受著咖啡館的冷氣,心氣慢慢穩定下來。

然後,他發現今天陸多多穿了一件淺黃的短袖,他從來冇有看見過,應該是新衣,跟她白晳的皮膚很配。

“其實你也可以成為學霸。你比我們都聰明,隻是你心思不在讀書上。”陸多多認真地看著他,認真地說。

葉三省在心裡苦笑。

他就怕她這樣。他不想她注意他,瞭解他,甚至討厭她關心他。

“我要走了。約了今晚的車。很高興在大學認識了你,我們在一起學習,共事這四年我很高興,謝謝你以前對我工作的支援,非常感謝。”因為古教授影響了他,所以他過來的路上臨時決定換一種直接的方式表示。“做為實實在在的感謝,我向你承諾,你以後遇上什麼困難了,或者心情不好的時候,隨時打我的電話。甚至,需要我的時候,我會立刻趕到你的身邊幫忙,哪怕我在婚禮上,都會。”

他微笑著看著她,半真半假地說。

陸多多怔住。

她不會被他這種看似玩笑的表情欺騙,她太瞭解他了。

而且,她還知道他今天應該接到了通知,那麼,他是要按照他那古怪的理想,大步前進了?

或者說,他和她,今天後,有可能不再相見?

或者,這就是他約她見麵的原因?

她遲疑半晌,看著他慢慢地說:

“你應該給你的承諾加上三次,這樣你就是情聖楊過,我就是滅絕師太了。”

她的聲音很小,卻似乎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堅決。

這一次,輪到葉三省怔住了。

他聽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冇有說她是郭襄,而是說她要做滅絕師太。

葉三省的心一下亂了。他可不想承受如此之重的情感。做過的預案,似乎一個也不恰當用在這時。

“你去過師大吧?”他無可奈何地轉換話題。

“當然去過。我就是師大附小畢業的。”

“我小學是在鎮上,初中纔到縣城。”

“我聽你說過。”

“我們那兒的縣城中學,跟你們附小相比,也差十萬八千裡。那是省城啊。”

“你也說過。”

“我們縣城中學,八個學生一個宿舍,我也跟你說過吧。”

“說過。我們一般是三個四個同學。”

……

他們之間剛纔繃緊的情緒慢慢放鬆,身子靠近了些。

葉三省聞到了隱隱約約的清香,有一種令人舒適的微苦,令他想到暴雨後初晴陽光中的青草地,是她的體香嗎?

她總是這樣善解人意,溫婉可人。

哪怕是心情不好,她也會剋製自己,不讓他們之間尷尬,營造和諧。

真是好女孩啊。

台灣漫畫家朱德庸說過,女人如果不性G,就要感性;如果冇有感性,就要理性;如果冇有理性,就要有自知之明;如果連這個都冇有了,她隻有不幸。她的確是不性G,也不走感性的路線,但是她理性和自知,這樣的女孩,不就是王道士所說的賢妻良伴嗎?

可是,一個男人往前走,他總會遇到很多可愛的女孩啊,他是不是不應該很早很早就在一棵樹拴住呢?

易老色曾經振振有辭地宣稱不知道從哪裡看來的理論:男人不應該要一個太平常或者是太漂亮的女人。如果相貌太平常,就不可能讓自己的丈夫得到樂趣,如果她太漂亮了,又可能讓彆人的丈夫得到樂趣。

可是,這理論未必正確吧?這世上大多數自信的男人,都會覺得自己應該有一個匹配的漂亮女性,而不是因為安全而留下遺憾吧?

葉三省腦海中像是有兩個人拿著刀在互砍,每一刀都讓他難受。

可是他對麵的陸多多,心裡更加淒苦。

進入大學開始,她就開始憧憬,將來會有一位什麼樣的男生走在她的身邊,陪著她走在書香瀰漫的校園,走過絢麗多彩的青春?她曾經在網上看過見網友投票,一生中最想嫁的四個極品男人分彆是莊子,範蠡,項羽和周瑜。

她認真地分析過:莊子太消極,她不太喜歡,至少年輕時她不會喜歡;項羽太英雄,屬於那種隻可遠觀卻不敢走近的大人物,不是她能夠駕馭;周瑜氣量小,一心隻在建功立業,忽略其它;隻有範蠡,出能助濟天下,退則不負情深,襟懷寬廣,睿智風流。

而且,範蠡是商人。

她從小的環境,接觸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員,感覺他們很大部分人都是在演戲,唯唯諾諾,平庸得毫無鋒芒,自然而然地,她看不起這類人,也不喜歡。而現在,馬雲王健林是全民偶像,王思聰是國民老公,她覺得她將來喜歡的人,也應該是一個叱吒商場的風雲人物,是一個商人。

然後,她遇到了葉三省。

第一感毫不起眼:普通身高,普通長相,說話帶一點小城口音,普通話尤其可笑,比所謂的川普還要川普,衣著寒磣。

可是不久,第一學期還冇有結束,葉三省就有了很大的變化,小城口音消失,普通話水平提高很快,衣著整潔,常常西裝革履地來上課,她仔細觀察過,都不是廉價的品牌。

這不算什麼。

她聽說他在外麵勤工儉學,這樣的同學學校有很多,學校在校內也組織了多種多樣的學習與實踐項目幫助家裡貧窮的同學,但是第二學期文學社組織一次踏青采風活動,葉三省讚助了一千五百元。

然後她發現在她參加的所有社團裡,都有葉三省的身影,而且時有讚助,然後她發現,葉三省雖然相貌普通,但是言談舉止沉穩得體,做事周到細緻,配上筆直壯實的身體,專注有神的眼神,另有一種奇特的魅力。

然後,她發現有不少的女同學都對他有好感,甚至包括其它學院的學姐。

然後,她加入了學生會,成為他領導下的一位普通乾事。

然後,她更多地發現他的優點,感覺他的吸引。

然後,她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本來很普通的男同學。

然後,她發現了他更多深藏的秘密。

女演員凱瑟琳·赫本說過,平庸的女人要比漂亮女人更瞭解男人。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她們跟男人接觸較少、不受重視的緣故,很多時候很多場合,她們隻能默默地退在旁邊觀察。陸多多有部分原因如此,還有部分是因為她比彆人走得更近,觀察也比彆人用心。

她發現他從大一開始,就不再以勤工儉學為主,很多機會都讓給其他同學,更多的時候,他在外麵經商。

無論是利用同學跟外麵資訊不對稱的倒買倒賣,還是投資合夥經營燒烤店,網吧,體育用品店和貢城社區論壇,他都做得得心應手,風生水起。

這本是應該讓她非常高興的事,但是不久,她就發現,他誌不在此。

他經商,隻是一種嘗試,一種體驗,一種真正的社會實踐。

她發現他偷偷地看《Z府太累》《行政成本與有限責任》《潛規Z》這些完全跟學院課程無關,跟商業關係不大,也跟他年齡完全不匹配,倒是跟她父親的研究接近的書,他還關心時事,看新聞聯播,化名在微博上參與各種熱點的討論。

她醒悟過來,他的理想是:

從政。

有好一陣,她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一點。

若有所失?釋然?莫名期待?隨其自然?

至到現在,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個她喜歡的男同學的誌向。

隻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喜歡並不因為發現了他的秘密而減少。

她依然喜歡這個人。

她想和他在一起。雖然,現在還不能說永遠。

無數次躺在宿舍床上或者坐在教室發呆的時候,她都想象她和他漫步校園或者靜靜地坐在圖書館,可是,她的性格她的家庭她的成長阻擋了她邁出那關鍵的一步。

——或者,即使她不那麼保守那麼膽怯那麼驕傲,他也可能不會接受她。

她就那麼癡癡地等著他走近她,癡癡地陪著他做那些她本來覺得有些無聊的工作。

後來,她終於明白,他可能永遠不會向她表白,如她所願,可是,她也無法主動,甚至,還要努力地掩飾自己情感。

就這樣,一直到現在。

然後上午,接到他的電話。

然後,她就明白了一切。甚至不用剛纔那些廢話和非廢話。

——她其實早就可以離校了,她其實一直是在默默在陪伴著他,等著最後結果。

她忍著內心的酸楚,漫漫地陪著他尬聊,然後,兩個人同時沉默下來。

有好一會,葉三省抬起頭,決定結束這次約會。

拖泥帶水不是他的風格。

他雖然做事細緻,可是一旦確定計劃,就會毫不猶豫去執行。甚至,有時候考慮未必周詳,他也會決定去做。王道士總是說,大多數時候,做對做錯,都比不做好。

“好吧,那我先走。我還有一些朋友要告辭。”葉三省笑笑:“反正我給你承諾了,隨時等著你召喚。”

他站起身。

“等等。”陸多多伸長身子叫住他。

“我父親……他是組Z部長,你將來,需要……我的時候,也可以召喚我。”

她白皙的臉漲得通紅。

這一句話似乎用儘了他所有的勇氣和力氣才說出來。

葉三省的身子一僵,然後立刻就恢複了神態,微笑著說:“好的。”

他轉過身往門口走去。

他儘量放緩腳步,走得穩定一些,可是他感覺得到雙腿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發虛。

他走出咖啡館的時候,腦海中一直在想:一個組Z部長的女兒,值不值得他放棄某些堅守的原則?

他甚至冇有意識到,她冇有說她父親是哪兒的組Z部長,慌亂之中,她也忘記了說。

甚至,他還忘記了像他以前一慣的那樣,買單。

陸多多看著他的背影,那個繃得筆直的背影,心中充滿無助和淒涼。

可是她再也冇有勇氣叫住他。

剛纔,說出她的父親,已經讓她倍覺屈辱,可是他居然還是那樣微笑著鎮定離去,突然之間,她覺得自己無比的卑微,覺得自己這一生,都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再也冇有勇氣坦然麵對他了。

她發了很久的呆,至到服務生端著葉三省叫的可樂叫冰過來。

他進來到離去,冇有超過十分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