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lp小說 > 古典架空 > 最是人間留不住_朱顏辭鏡花辭樹 >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2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2章

江玄之死後,難為我給他埋了屍收了骨。

江玄之臨死前曾求我,要我無論如何都要設法回到十四年前,否則做鬼都不會放過我。

我花了一年時間想去忘了他,偏生他死的極慘,吐了我滿身的血,臨到頭抓著我的衣袖死都未曾瞑目。

奈何他是當朝刑部尚書,變法行至一半突然橫死,彼時太子李顯已死,靜淵侯沈寒掌權,他掩去了江玄之已死的真相,從郾城帶回一具同江玄之一樣的傀儡,得以讓變法繼續。

致使我青天白日以為見了鬼,我因此被他攪的噩夢纏身,夜不能寐,到頭來還是去了趟郾城找了那個能讓時空回溯的術士。

我去尋那個術士的時候,他將將被人罵作江湖騙子還被打斷了一條腿。

我扔下三百兩定金,他拿過銀子隻是道:「有些事有些人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天命更是誰都甭想妄圖更改,我雖收了錢,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回到過去,姑娘可想好了?」

說到底,能不能回去他也不知,但那定金他是不想退的。

我倒也無甚所謂,隻是瞥了下自己手上的刀,冇什麼情緒的開口:「錢不用還,若回不去,我把你另一條腿也打斷,全作先生治腿的錢。」

那術士許是被嚇的,哆哆嗦嗦的給我施了法陣,當真將我送回了承平十七年。

時光可回溯,天命卻不可違。

我不知道這句話是真是假,我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去找十八歲那年的江玄之。

我同江玄之相伴七載,哪怕他不會做人做的事兒,我也向來覺得他是個正經人。

他話不多,也很少笑,除了那紅色官袍,平日奔喪似的,穿著身黑衫,整天扳著張臉,冷冷清清的總讓我覺得這日子過不下去。

我一直覺得十八歲的江玄之會是個一心讀書科考,不苟言笑的書呆子,然而當他左右各摟一個姑娘從花樓嬉笑著出來時,我才意識到,江玄之曾經是個紈絝。

那一年,江玄之並無功名傍身,嘴上時刻不忘到處顯擺他那在朝為官的兄長,曠課鬥雞走馬看美人,好不快活。

我藉此出了口惡氣,把江玄之揍的挺慘。

江玄之他爹死的早,他兄長江羨秋比江玄之大上十餘歲,又當爹又當媽的將這混蛋拉扯大,江玄之便哭到了他兄長江羨秋麵前。

彼時,嬌嬌公子頂著臉上青紫坐在地上嗚嗚咽咽,我則在江羨秋吩咐給我鬆綁後大爺似的捧著茶盞坐那喝著茶,江玄之說到情動之處時我還不忘順帶踹了他一腳,不滿道:「彆學野鴨子嚎,聒噪!」

那會堂中所有人大氣不敢出上一聲,江玄之整個人傻了,委屈巴巴的瞅著他哥。

江羨秋咳嗽了兩聲,問道:「姑娘今年多大了?可曾練過武?」

我這才規規矩矩起身行了一禮:「妾身姓薑名河,今歲二十有四,家父參過軍,因而妾身學過數年保命功夫,一年前死了夫君,如今孤身一人,無甚去處,路過花樓時見著江小公子調戲姑娘,才路見不平揍了江小公子。」

江玄之眼睛驀地睜大,「花樓裡的姑娘本就是自願的,我哪調戲她們了?」

「混賬東西,給我閉嘴!」江丞相出了名的脾氣暴躁,對著江玄之吼了一聲,而後麵不改色的同我道:「你既然打了玄之,放你走對外也不太好交代,在府裡留著吧,就進玄之院子給他當個護衛。」

我自然應下,而江羨秋揉了揉眉心:「得虧姑娘今日一番教訓,這孩子啊難管教,往後該打就打,往死裡打。」

「是。」我微笑應下。

江玄之就這麼當著我同他哥的麵暈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